碰碰在线av视频_av狼新人开放注册_好看的av电影名字_av网站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yhsgl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七章 媚惑舞女

时间:2018-01-14 我把车停在西苑舞吧的停车场,一左一右陪着两个美女往里走的时候,顺便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情况。郊西的这个舞吧位于极偏僻的所在,但高档小车还是停了满满一坝子。来这里跳舞的似乎都是些有权有势的风流人物,大家在这里租个包厢,带上自己的女人,尽情地享受一番,可说是其乐无穷。而据虹媛说,那个姚君红今晚就要来这里走穴跳新疆舞。
  新疆舞其实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肚皮舞,我总是无端地觉得,肚皮舞充满色情和诱惑,因为想像中那些艳丽丰满的舞孃,激情撩人的音乐,闪烁不定的灯光,不是诱惑是什么呢?但虹媛却帮着辩解说,姚君红表演的新疆舞让我们看到的不只是跳舞,而是艺术,是让生活充满激情和阳光的运动。听她这席话,我心里一阵冷笑,社会是个大染缸,江歌的舞蹈演员在江陵大剧院跳的也许是艺术,而物慾横流的这里呢?
  今天天气挺好,月朗星稀、凉爽宜人,我们三人在大堂找好位子要了一打银子弹啤酒和一些小吃,慢慢喝着酒聊起天来。
  「白秋,你怎么不把这里买了呢,你那么有钱,只要肯花钱,这里就是你的天下了。所有漂亮的女人,从迎宾到女招待到舞孃到高档的中档的低档的鸡,都是你一个人的了,日不死你个坏蛋。」璐瑶咬着我的耳朵撒娇打趣我,我笑着回击过去:「璐瑶,我现在可是有地位有品位的老闆了。原来是饥不择食,可能还有你刚才说的那种想法。但现在门槛和眼光都高多了呢,玲玉这样的甜歌星都归了我,还有你这样的高档骚货陪在身边给我弄,现在爷是宁吃仙桃一口,不吃烂杏半筐啊!」
  听我这么一说,璐瑶依然不依不饶:「别说那些大话,我看你是有贼心,有贼胆,只是没有贼身体吧?」璐瑶这话还真有些说到我心坎上去了,最近被这几个风骚漂亮的尤物环绕侍奉着,身体还真有些吃不太消呢。
  几杯酒还没有下肚,忽然舞厅里响起悠扬的乐曲,带着西域的神奇色彩,接着周围开始骚动起来,整个舞厅的温度在慢慢升高。
  我抬起眼睛往舞池看去,台上果然出现了一列穿着艳丽红色中空装的袒胸露腿的肚皮舞孃,从皮鼓、铃鼓以及传统管乐声中冒出来。这些年轻貌美的舞孃基本都是十七八岁,有些长得还颇为清秀,但化了浓妆以后依然显得艳丽撩人。而这当中有一个显得颇为成熟的高挑女人在节奏强烈的乐器伴奏下,一边用雪白的小肚皮画着圆圈,一边动人地甩着粉胯和她那动人的圆屁股。
  这是一位极其妖冶美艳的舞女,一头黑髮黑油油的,却又挽了个头鬓儿在头上,斜斜地堕在一边,越发显得俏生生,俊俏的脸庞上齿白唇红,扑上蓝色眼影的一双狐媚的迷人杏眼很会勾人。
  她看上去二十三四,身材一流,脸蛋是脸蛋屁股是屁股的。在火红的流苏中,露出了性感的小肚皮,脚上蹬着一双金色的高跟凉鞋,在舞厅里左右顾盼,搔首弄姿,一看就是个风流雌货。
  哇!这名妖冶舞孃跳的就是传说出集性感诱惑于一身,极富异域风情的新疆肚皮舞,只穿着少量的衣物,露出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美腿在舞池中央翩翩起舞了。瑰丽热情倾潮而出,清凉而富活力!此时翩翩也许不是很恰当的形容,因为新疆舞动作真的很激烈,很有全身扭到完全的意思。
  在台下注目观看的不只是男士,也有不少女士也在欣赏着,看来肚皮舞「征服」的观众群还挺广泛。在西域的音乐声,新疆肚皮舞让人联想到天山、天池、吐鲁番的葡萄和炽热的阳光,自由自在的休闲以及浪漫的爱情故事。这种肚皮舞要求浑身上下的关节完全运用上,但是最难的是把肚皮的动作发挥得淋漓尽致。周围的观众看到这个舞孃把她那白皙柔嫩的肚皮舞动得如游鱼戏水一般,于是羡慕得很,心中也痒痒麻麻。
  最妖冶的这个漂亮舞女利用肚皮摆动臀部、腹部、胸部,并且妆扮得性感迷人,脸上一直带着温和的笑,妩媚的眼神在我的面前闪烁不定,让我觉得她似乎一直在看着我,在注意我……。
  不知不觉中,我觉得自己的矜持被这个漂亮舞女勾魂的眼神、妖冶的舞姿给融化了,心跳不由自主有些加速,突然产生了一定要「眷养」这名专业Dancer的想法,收服在胯下让她当我的「御用」Dancer。这样以后到任何一个舞场去扎苗头比势力,有这么漂亮的舞后陪着,有这么穿戴时髦的马子,肯定是最扎眼最有份的了啊!何况这漂亮的舞蹈演员在台上跳肚皮舞咱是看过了,在床上跳肚皮舞咱还没看过呢,妈的,让她在我身上跳肚皮舞那才来劲呢。本来就是学舞蹈的,脸蛋、身段都是一流,细腰又常锻炼着,特有劲儿又能吃苦,再加上妖冶美艳的扮相,如果用起来还不知道能爽成什么样子呢。想到这里,口水都有些快下来了……。
  「瞧瞧,还是中间那个高个子舞女盘子靓,小白肚皮晃得人心里发骚,屁股也多有形,甩得有多圆啊!」我也随着舞厅里的客人起哄着尖着嗓门儿「哇」了一声。「不就是晃肚皮甩屁股嘛,老一套了,有啥好激动的?」璐瑶似乎有些吃醋,在一旁嘟囔了一句。
  「你懂什么了,这叫动态美!女人还是动起来好看,一动就活,一动就美,要不怎么叫活色生香?」我呵呵笑着,比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还得意。璐瑶一见我这样,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换了一张笑脸依偎了过来,在我耳边嘀咕着:「好,是好看,你说好看就好看。可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差点什么?」我一下脑没开窍,傻兮兮地问她。「看美女自然得饮美酒啊,两个文明一起抓,两手都要硬哦!」璐瑶一个媚眼,让我心中一动马上笑起来,拍拍脑袋瓜:「我就说嘛,怎么没点刺激感?原来该硬的地方没有硬!」一只手趁着黑暗在旁边身着黑色薄纱套裙、浅黑色长丝袜和黑色绒面前包头扣踝繫带高跟鞋性感迷人的「汪大腿」身上腿上胡乱招呼着,一边拉着虹媛,在她的耳朵边问起来:「中间那个就是君红吧?」
  此时的虹媛也在欣赏着这些正跳着新疆舞蹈的漂亮演员的表演,但她的眼神中没有什么色情的成分,而是羡慕和欣赏地说:「我哪天要能跳这么好的话,该多好啊!」听到我的问题,虹媛点点头说:「对,中间那个穿着金色高跟鞋领舞最漂亮的就是姚君红。」看着我有些着迷的样子,虹媛旁敲侧击问了句:「怎么样啊?我的白总,你觉得照片上好看还是真人更好看呢?」
  我有些陶醉地说:「都好看!」然后有些激动地问虹媛:「能帮忙请她和我跳一曲吗?」「当然可以了,只要你出得起价钱。」虹媛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那要多少钱呢?」我按捺不住心中狂跳,这个妖冶艳丽的女舞蹈演员还真有些撩拨起了我的心旌呢。「一千块一曲。」虹媛看我有些猴急的样子,很有些得意地喊出了价钱,璐瑶笑着说:「虹媛,你是不是欺负白总老实,抢钱呢?」
  我却没有领璐瑶这个情:「虹媛,别说那么多了,等她下场后约过来见见,最好能教我跳一曲什么的。一千块就一千块,别人是演员嘛!」虹媛见我这样,有些高兴起来了:「就是,还是白总懂事,好,反正她也下场了,我这就给她打电话约她。」
  电话里是约好了,但等了好半天,高挑丰润,活泼洒脱,又浪又媚,一双迷人放电的大眼睛撩人心神,袅袅娜娜的一个诱人大美女终于扭着水蛇腰翩然而至。「大哥,不请我喝一杯呀?」我赶紧点头,拍拍身边的沙发:「妹子,这儿坐。」
  妖冶的美女卸了浓妆,也换了身清淡但依然艳丽的行头。不过到底是专业演员,她怎么打扮都很出众,美得与从不同,头上梳了一个高髻,一袭轻盈、坠感好的粉红软缎繫带短裙,在她那雪白的肩头绽放出两朵艳丽的粉花,映衬出玲珑有致的曲线,并将她完美的体态展露无遗,浑身散发出性感迷人的风彩;裹着精緻的肉色丝袜的美脚上是双精美的粉红色高跟船鞋,完美而简约的风格,与她那轻盈的身影完美结合。在脖子上还用一条粉红色的纱巾扎了个系脖儿,更烘托出了她高雅的气质,彰显出她雅致与高贵的品味来。
  我们都站了起来,虹媛连忙给我们介绍着。「这是姚君红,江陵市歌舞团的大美人儿。这位是白总,龙腾公司的总经理,资产过亿的大老闆!」虹媛这么一介绍,让我觉得自己的身形顿时有些伟大起来,虹媛这个女人还挺有头脑的,其实龙腾那摊子里面,我能支配的也就一千万左右,但现在江湖上混,谁不说几句大话撑门面啊,尤其在这样水性杨花的妖冶风骚的舞女面前。「我叫汪璐瑶,也是龙腾公司的。」璐瑶也不甘寂寞自我介绍了一下,大家这就算认识了。
  我眼巴巴地等着看这名舞蹈演员到底有多漂亮,趁着握手的时候,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叫姚君红的漂亮舞女,身高1。65米左右,姿色实属上等,即使和潘莉这样的绝色美女放在一起也不逞多让,浑身还流露出一股妖冶妩媚的独特艺术气质,而这是潘莉身上没有的。
  我瞧着女郎,惊诧于她的美貌,眼珠子快跌了出来。女郎自倒了酒,端起杯子,笑吟吟的望着我们:「大哥大姐,这次有缘相识,妹妹敬你们一杯。」我似乎也没想到专业女演员身上还带点风尘味道,不过她妖冶妩媚,性格又爽直,实在有些合我的心,一怔后旋即堆上笑脸:「欢迎啊,美酒加娇娘,赛过当中堂!」说后还不忘顺手在君红那白皙裸露的粉肩上拍了一下。
  随即我也放了敞羊:「这样吧,今天既然咱们兄妹认了,就算自己人了。以后有什么事情打个招呼就是了!」我若有深意地掏出张名片递了过去,她随手接过去看了看放进了自己的白色小坤包里,然后抬头笑着看了我一眼,好媚好骚啊!
  「君红妹子,能请你跳个舞吗?」等音乐声响起,我站到这个专业舞蹈演员的面前,做出一个优雅的手势,向她发出了邀请,我深知她是无论如何不可能不给我这个面子的,而这样一来,我就平生头一次有机会搂着专业女舞蹈演员跳一曲了。
  君红站了起来,媚笑着接受了我的邀请,她长的还真是标緻,身高也适中,练舞蹈的人更有着成熟完美的身段。粉红色软缎繫带连身短裙蓬蓬的,下面露出健康均匀的双腿,加上那双勾魂撩人的粉红色细高跟船鞋,看了就让我简直要流口水。
  我搂着她的细腰滑进了舞池,她的短裙随着跳动而飘扬,洁白的丝袜大腿若隐若现,激起了无限的想像空间。我们在舞厅中,踏着节奏,旋转,旋转……,靓丽轻盈的她的身影一出现,就在舞会中成为瞩目的焦点,赢得掌声,吸引目光。
  「虹媛说请你们江歌的女演员跳一曲要一千块呢!」我带点打趣的口吻挑着她:「哪里有那么贵,又不是奇货可居,不过一般我是不伴舞的,只是有时有些政治任务,或者像你这样的大老闆盛情邀请,不好拂大家的面子,只好陪着跳跳。」这头骚狐狸还挺滑的,一下就避开了我的锋锐:「不过现在毕竟是商品社会了,漂亮其实也是一种资本嘛!」我笑着帮她收了口。
  我跳舞的确不行,当然也不是一点基础都没有,以前有段时间曾经很感兴趣,让璐瑶和雯丽、潘莉、谢娟这几个舞林女高手替我伴舞教过一阵子,但这方面似有些缺乏天赋。不过这个叫君红的专业舞蹈演员又的确太行了,她舞跳得极好,我们跳舞时配合得非常默契,总能跟上我杂乱的舞步,让我慢慢找回些自信,这相应更激发起了我的兴趣。
  不过说实话,搂着专业女演员跳跳双人舞时真爽啊,不但可以牵着她柔嫩的双手,还可以揽着她的纤腰转圈圈,配合着流畅的旋律,她似乎也陶醉于音乐的旋律之中。
  而我却总是有些私心杂念,想着怀里这骚货那诱人的的雪白肉体。不时将手摆低一点在她那圆润诱人的屁股上捏一把,或是故意脚步踏快一点一头撞击着她那高挺的双峰,但君红似乎是习惯了,或者是溶入了舞蹈之中,瞇缝着漂亮的丹凤眼只顾自己陶醉,对于我的小动作并不怎么在意,这让我很有些偷香窃玉的成就感。
  其实大部份的舞蹈都是男生引导女伴,我觉得舞步逐渐熟练以后就利用这个优势故意多製造些身体接触的机会,尤其是将君红拉回时,我就会故意拉的大力一点,让她柔软动人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对我投怀送抱,而她也很大方的任我牵引,似乎这些动作在交谊舞来说是很正常的事。
  舞池里其他的男人不时向我投来羡慕嫉妒还夹杂着意淫的目光,似乎搂着妖冶「舞后」跳舞的我正享尽艳福,而他们只有乾瞪眼的份,但其实我也仅仅是咬了这头骚狐狸几根毛,还没吃到一点肉呢!
  当我们跳得情热的时候,璐瑶和虹媛都坐在旁边的冷板凳上观望,不过当我和君红连跳三曲之后,虹媛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等到第四曲音乐响起的时候,年轻漂亮的她突然走到我面前要和我跳贴面舞,见我犹豫便一边笑着一边拉我进了舞池。
  她伏在我身上,还不忘嘲笑我胆小。我这人吃软不吃硬,心想反正是我的总跑不了,这个妖冶的君红虽然是专业舞蹈演员,但一看就是个爱虚荣的骚货,总可以找出办法吃定了她。而虹媛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争风吃醋后主动投怀送抱,不泡白不泡。于是我心安理得地搂着她跳了贴面舞,搂着美女贴成一体领教过她「水磨」功夫后,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让我觉得活得很值……。
  「君红妹子你真好酒量啊!」我见女郎一口乾了,竖起了大拇指,然后站起身,想与她继续拼酒。君红今晚还是被我狠灌了好几杯,兴奋之中似乎觉得有些挺不住了:「白大哥,我还有几个姐妹,您放心,她们样样拿手、保证让人满意。她们也挺能喝的,要不要请来?」君红转过脸来笑颜如花地瞧着我,但我虽然有些迷糊,却发现了她的世故,显然想用别的女郎当挡箭牌,这被我一下谢绝了。
  我发着酒疯怜香惜玉一般搂住这妖艳舞女的细腰,摇手说:「人多了太吵闹,有你一个在这里就行了。」璐瑶见我们喝得有些过了,动作上也有些出格起来,便在旁边连哄带吓地劝着说:「君红妹子,白总三斤的酒量,你好好陪着喝吧,就看你一人受不受得了啦?」女郎显是有些害怕,脸上带着一丝惊慌:「这个,我,我去洗手间。」然后抓起起自己的坤包準备离去。「快点哦,我们等着你哦!」君红起身的时候,我不忘伸手在她那圆润动人的肉屁股上抓了一把,虹媛见君红有些失态,便站起身来跟了过去。
  「璐瑶,亏你他妈想得出来!」女郎刚离开,我就沖璐瑶笑骂起来。「我这个当小老婆的,怎么也得对自己老公的身体负责呀?都十点了,你真想今晚就上了她?」璐瑶振振有词。
  「今晚就干她?我有那么猴急吗?你脑子没被酒烧坏吧?她虽然貌美风骚,又是专业女演员,但细看起来给我的潘莉提鞋都不配!真说起来,身材还没你棒呢!」听我这么一说,璐瑶哼了两声,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家花哪有野花香啊!」
  君红回来的时候,说她是偷着出来的要早回去,要不江歌要锁大门了,虹媛也提出要陪她回去,毕竟夜有些深了,这个醉酒娇娃的人身安全还是应该得到保证。我安排璐瑶给了虹媛一个厚厚的红包,让她们随便去吃宵夜或者买香水什么的,两个靓女对视一笑表示了感谢。
  当我们送她们两个到门口的时候,君红媚笑着看了一眼,在我耳朵边嘀咕了一声:「大哥你们好好玩吧,后面还有特殊节目助兴呢。」她带着暧昧得意的笑容和虹媛坐出租走了,这神神秘秘的一句话却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心想一定要探探秘,看看这个西苑舞吧里到底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在等着我们……。
  刚才搂着妖艳的「舞后」君红跳了一阵,把我的舞瘾给逗了起来,现在她一走就得找人来解我这难熬之苦。好在身边现成的春心摇曳的漂亮舞女「汪大腿」汪璐瑶陪在身边,想交谊还是想贴面都随心所欲,搂着自己的姨太太还有什么好谦虚的,就是随便找个地方叫她撩起裙子,分开大腿让老子打上一炮她也不敢说半个「不」字的。
  刚才我搂着君红跳舞过瘾的时候,这个丰满迷人身着黑纱套裙的性感尤物就被不怀好意的男人接连骚扰好几次了,要不是老子先就约法三章,这个喝了几杯酒开始发情的浪货今晚在这个肉慾横流的地方,还不知道会欢成什么样子,不知道会被带到哪张床上去,反正只要老子一鬆手,她绝对就成了别人的美艳猎物和性感玩偶。
  舞厅里旋转的灯光带着迷人的色彩洒在充满肉慾的肥体上,十几个年轻男女在抖动骚乱的身躯舞得一身大汗,大家扭动一身骚情,疯狂地嚎叫,恣意的调情,还有几个赤裸着身子的男人一身骚气地抬起膝盖去碰撞女人的敏感部位。整个舞厅里骚情四溢,肉慾横流,人人像野兽一般疯狂发洩着。
  我搂着极丰满的『汪大腿』一进舞池就跳上了贴面舞,嘴、手、胸、腿并用。我们慢慢地贴在一起,我的胸抵着她软软的地方,浑身有一种麻电感,血管里流着的血似乎不再是液体,彷彿全身在向上飘。我的确有些喝高了,再加上刚才被那个风骚的『舞后』给撩拨起了情绪,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眼睛盯着『汪大腿』肥嫩的奶子,将手向上移动二寸,趁旋转时把她的奶罩给挑开了。
  璐瑶本来上身就只穿着透明的黑色薄纱衣,奶罩一掉前胸顿时一览无遗。我使劲搂着她跳,并疯狂地旋转,直到舞曲停止,她才发现不对劲儿,连底下黑纱短裙子里面也湿了一片。弄得我情不自禁,发誓非要找个地方上她不可……。
  灯光越来越暗,我懒洋洋地舒展四肢斜靠在包厢的沙发上,冒火的眼睛紧紧盯着舞池里那些肥臀大奶的女人们,而性感迷人的「汪大腿」则大半个身子贴在我的身上,彼此亲着嘴儿咂着舌头腻到了一起……。
  正在这个时候,听到主持人说:「各位尊敬的来宾,今晚是一个狂欢的夜晚,大家尽情跳吧、喝吧,有花堪折直须折,浪漫人生路,潇洒走一回。下边我们安排了精彩的美女大比拚,欢迎各位欣赏。」
  在暗淡的灯光下,随着美妙动听的音乐响起,只见一队妙龄少女鱼贯而出,个个身着如同蝉羽的透明薄纱款款来到舞台中央,翩翩起舞。后面的布景不断变换,一会是鳞光熠熠,少女们如龙宫的龙女;一会儿是青山从林,彷彿是仙女下凡;一会湖光山色,美女们嘻戏露天洗浴,衣服一件又一件脱下来扔在地上,最后只剩下胸罩和三角衣服……。
  我看得两眼只瞪,璐瑶只听到全场人声乱吼、欢乎雀跃。才感到现在脱衣的不是仙境而是现实。这是真正的脱衣舞,边脱边跳,女性隐密的阴毛就暴露无已,有的女的还把腿扬起来让下边观众看个真真切切,璐瑶饶是风骚放浪,此刻头一次看见这种真刀真枪的真人秀,心里也是砰砰直跳。
  上边女人的裸露,下边男人们火辣辣的眼光在昏暗的灯光下,像鼠眼一样发着绿光。有好多对男女已经在坐位上淫乱起来。毫无顾及的在那互相抚摸亲嘴,女人们的衣扣也被男人敞开。台上的音乐还在那疯狂的吼叫,少女们的表演简直就是下流。突然,台下有几名男人跑到台上,迅速把衣服脱光,在台上就把脱衣舞女们拥抱起来,性交起来。乱了,乱了,一切都开始逐渐疯狂起来了。
  我开始还挺正经,时不时看着璐瑶的情绪变化。但这种现场表演比起生活片来更是刺激撩人,当看到她已经坚持不住的时候,我一把将这个放浪诱人的「汪大腿」揽到怀里,璐瑶全身都已经酥软透了,没有一点力气来抗拒我的征服,她被俘虏了,被陶醉了,人的野性暴露无遗。
  见旁边大家都忙活着自己的事儿,我们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在昏暗柔和的粉红光环下,揉动着一对鲜活的肉体。璐瑶除了那对颤动的大乳和羞涩的下体没完全暴露,绝大部分白皙肥嫩的肉体都褪去了那层拘谨的轻纱;而我西裤中那条过短的白色裤衩包不住僵硬和邪火,浑身被肉慾焚烧得像要爆炸一般。
  我们模仿台上的动作拥抱在一起,我一头歪在璐瑶的怀里,颤抖的手摸索着伸进她的怀里去揉捏那对高耸的大奶子,下面则伸到她的黑纱短裙里面,直接摸到了她的阴部。璐瑶也浪起来了,一只素手放肆地伸进了我的裤衩。
  随着一声粗重的喘息声,我似乎还有些不能适应当众宣淫,阻止她说:「璐瑶,别……别摸这里……!」慾火攻心的浪货璐瑶却抚摸得更凶了,压低了声音说:「白秋我亲爱的爷,到了这时你还怕什么?这团火到了极处,若不洩怕是要憋出毛病哟。」我觉得浑身一阵僵直,腹下发胀,好像有小虫涌动在关口,血泼的脸庞像要滴血。璐瑶却越揉越快,越揉越疯。到了我迎合的时候,她却又突然停下手来。轻柔温软的小手握住傻直的兴奋,甜甜的嘴唇肆虐地啃着我的一切部位。
  接着,音乐又响了起来,室内灯光变得暗淡了些,大厅里男人们吞云吐雾一般猛吸香烟,充满柔情的音乐闪动着男人们的激情和慾望……。
  璐瑶却在此时站了起来,只见这个穿着黑纱套裙的艳丽女人,两条修长美腿裹在浅黑色丝袜里面,脚上蹬着性感迷人的黑色绒面前包头扣踝繫带高跟鞋,如水中波动的草一般扭动着丰满的身躯,在若明若暗的灯光下,充满骚劲地眼睛瞟向我,丰乳大臀前后突起,缓缓起伏,一阵轻柔地扭动,撩拨得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一见实在太撩情了,轻声喊着:「心肝儿,扭快点,快,真够味儿啊!」这时我旁边的观众也似乎注意到了这个迷人的尤物,大家慢慢围了过来,有的男人打着响指,有的撮口吹哨,一时骚狂躁动起来。
  就在这躁动中,璐瑶的身子越扭越快,最后像发了狂一般,她轻声娇呼口吐香气,彷彿已无法承受肉慾的冲撞。「汪大腿」挑逗地对我招招手,示意我就在这里上了她。男人中「哗」的一声大呼,我的眼睛发胀得像要突出来一般,脸上也火辣辣地,止不住轻轻「啊」了一声,心跳的节奏加快了好多,目光中透着邪火。
  「还等什么,我的爷,来干我啊!来干你的浪货啊!」璐瑶瞇缝着妩媚迷人的眼睛轻声呼唤着我,好像魔女在念着咒语,看看旁边的男人们跃跃欲试,我再也忍不下去了,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有什么好害怕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干自己的小老婆都是天经地义啊!
  想到这里慾火焚身的我终于站了起来,站在离璐瑶两步远的地方癡癡地凝视着她,看那她一边扭动身子一边解脱自己的短裙。裙子落地,露出她戴着奶罩子,穿着黑色蕾丝小裤衩的雪白肌体。粉红的灯光慢慢减弱,越来越柔和,越来越充满温情。璐瑶发狂扭动的身躯也慢慢减速,减到最撩人的速度时,她开始解奶罩和裤衩。片刻间,一切遮羞物全部滑落在地,女人理想的曲线变得更骚情多姿。我终于忍不住了,扑上去一阵狂吻,两只手捏紧「汪大腿」那坚韧高耸的奶子一阵摩擦。而璐瑶也兴浓地将我板到自己身上,伸手去解我的衣裤。
  剎那间,裸体的我一阵颤抖,全场已停止了呼吸!只见那发骚的璐瑶将她肥嫩的大奶和最隐密的部位向我靠来,紧紧地靠了过来,我们成了全场注视的焦点,今晚的此刻,不知不觉中,艳丽风骚的璐瑶拥着我竟然成了即兴表演的一对毛片儿演员!
  只见转眼间我就扳倒了妖艳的舞女,两人滚倒在地,我一阵带着痉挛地抽动,璐瑶则发狂般地呻吟!有人尖叫一声,但大厅中没有人理他,大家都在欣尝着最原始最野性最风骚的男女之战!
  干璐瑶真是轻车熟路,当众造爱更激发了我无限的冲动和渴望,干得胯下的璐瑶遍体酥麻,痛苦的邪火狂吐着畅爽的火焰,短暂的痉挛之后,充满野性的我们这一对儿一同到达妙境,终于完成了一次带着温柔与狂性的冲刺。接下来,两具瘫软的肉体通体潮湿,转眼间,一切都结束了……。
  当我们穿衣入座以后,隔着轻薄的纱裙,轻轻抚摸着身边璐瑶那肥白娇体和诱人的浑圆屁股,回想起刚才如梦如幻的这一幕,我却有些懵了,竟是发呆地坐在那里,像腾云驾雾一般,不知身处何处,一切都如梦中。
  我居然被诱姦了!
  但我感谢璐瑶,我亲爱的小老婆为我做的这一切,有了她,我脱去了沉重的外壳,涅磐成了原来的自我,我失去一切的那一刻,却又拥有了一切,梦想和现实在交替,无所谓高贵与下贱,无所谓高雅和淫蕩,想干就干,人性的本真,天地的本色,不外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