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碰在线av视频_av狼新人开放注册_好看的av电影名字_av网站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yhsgl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心之伤痕

时间:2018-01-13 叶天龙虽然是转身背对着华柔和柳琴儿她们,但他的心神却是全部落在她们的身上,凭着神奥的心灵之眼,他甚至可以看到后面的一举一动。
  不过这个时候,叶天龙的心中也感到些许的奇怪,那三个神灵怎么会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任凭自己如何在心中暗暗召唤,都不见一点的回音。
  现在的情势下,他真的有些需要借助于三个神灵的能力,不管是风神之灵,还是月神之灵,甚至暗黑之魂也好,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力量,一定可以一举改变目下的情况。
  「我需要力量,需要强大的力量啊!」叶天龙在心底默默地吶喊,依然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刚才的阵势突变中,三个神灵都大受亏损,而且现在神剑出世,在圣魔神剑的圣光之下,他们身上的封印未除,贸然出现,一定会引起封印的强烈反击,到那个时候,就欲哭无泪了。
  所有的一切,叶天龙是无法知道的,他只知道现在要靠自己努力了。
  神器烈火剑鬆鬆垮垮地拿在手中,叶天龙的心神开始和神器慢慢的结合,他在等待最恰当的时机,要给身后的女人最致命的一击。
  人算虎,虎亦算人!
  更何况叶天龙身后的那个头脑和美貌成正比的女人比起一只老虎要可怕上千百倍都不止。
  叶天龙身上细微的变化,身边空间极其细微的气流变化,都没有逃过华柔那双锐利无比的眼睛,她的实力远远在叶天龙的估计之上。
  华柔的眼睛微微下垂,看到叶天龙的脚下,一股缓缓的气流正慢慢捲起了地上的微尘,其间的变化几乎是肉眼难以察觉的。
  弧度完美的唇边泛起了一丝神秘的微笑,华柔并没有说穿叶天龙的把戏,而是转头无声地望了一下身边的面具女子。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忽略了被华柔控制在手中的柳琴儿,如果有人仔细看她的那张俏脸,就会发现她的一张俏脸在不为人察觉地变幻着,由苍白的颜色变成一种奇异的桃红色,然后又恢复成苍白色,然后再涌上一阵潮红色,再又恢复苍白,週而复始,整整有九次之多。
  华柔开始移动了,她的身形微微一顿,双肩有个收缩的动作,朝神剑的位置掠过去。
  「就是这时候!」叶天龙的心中狂叫,他的神意在脑中的想法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就指挥着他的手猛的向后一扬,神器烈火剑迅疾如电,直奔华柔在空中的路线。
  赤焰经天,这一剑已经贯注了叶天龙全身的功力,威力十分惊人,就连远在八尺外的人也感到一阵热流涌来。
  在烈火剑出手的同时,叶天龙身随剑走,一个身形化作疾电,扑向柳琴儿所站的方位。
  「给你!」
  银铃般的笑声从华柔的口中流出来,她早已料到叶天龙这一招,白衣飘飘的娇躯在半空中一个停顿,然后改变了飞行的方向,其动作优美轻灵,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但华柔的笑声很快变成了惊愕之声,被她抓在手中,正準备作为挡箭牌的柳琴儿突然间爆发出惊人的劲气,从她的身上涌出了一股狂野无匹的真气,震得华柔的双手一阵发麻,再也制不住柳琴儿了。
  「你去死吧!」
  柳琴儿在脱离华柔的控制之后,马上双掌疾挥,惊涛裂岸般的劲气将华柔的方位锁定,被逼无奈硬接这一击的华柔由于根本没有準备,她的身形被震得倒飞而起,所走的路线正是叶天龙烈火剑所笼罩的範围内。
  柳琴儿的双掌击中了华柔之后,她的身躯在半空中有一个转向的动作,改而朝神剑的位置掠去,迅疾地伸手去抓那把光芒万丈,使人难以直视的圣魔神剑。
  华柔的口中立时发出一声尖利的娇叱,双掌生生往地上一拍,劲气疾捲,飞沙走石,声势惊人。
  这一下可以看出华柔的实力,身悬半空,无法借力这样极端困难的情势之下,她依然可以发出强劲的真气,靠劲气的反弹之力改变了自己飞行的轨道,居然衔尾追向了柳琴儿。
  同一剎那,原本站在华柔身边那个神秘的面具女子猛地腾空而起,长剑爆发出熠熠的光芒,好似破空贯日的长虹,激光夺目,身剑合一,在半空中截击叶天龙全力发出的神器烈火剑。
  「叮!」的一声,光华夺目的长剑和色呈赤红的神器烈火剑在空中相触,发出的居然是一声如此清脆的鸣声,似乎两把剑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原本所蕴含在两把剑中的绝大真力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蹤了。
  同一瞬间,叶天龙刚刚扑了一个空,转眼看到这个奇异的景象,顿时大吃一惊,这个戴着怪异面具的神秘女子实在太可怕了,能将神器烈火剑上的真力化解得如此轻巧,简直是骇人听闻。
  月之神殿拥有这样强大的高手,华柔为何还要採取胁迫的卑鄙方式来夺取神剑呢?只要她们两个人携手,应该可以在众人的眼前取走神剑。
  心中这样想着,叶天龙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双足在地上一点,也朝柳琴儿的身形追去。
  在掠起的一瞬间,叶天龙的心中泛起了一丝奇怪的感觉,那个戴着怪异面具的神秘女子冰冷彻骨的眼神中,好像有一些东西是自己十分熟悉的,这真是奇怪!
  这几下的变化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的,其速度真犹如电光石火,等女神战士起身的时候,四个人已经在空中几乎连成一线。
  柳琴儿的手刚刚触及圣魔神剑,就觉得一阵绝大的劲气有如狂涛般地涌入自己的体内,强力地冲击着自己的全身经脉,原本她就是强行使用败中求胜的险招死中求活的,全身的经脉在真气逆行,突破华柔的阴气封劲时,就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内伤,这一下强力的劲气倒灌,立刻使得她经脉破裂,全身再无一丝的真气能够存留,气机一洩,整个娇躯就软了下去。
  「该死!就差这么一点!我不甘心啊!」
  在身形往下坠的时候,柳琴儿奋起最后的一点力气,伸手死死抓住了圣魔神剑的剑鞘。
  从后面疾飞而来的华柔看到柳琴儿的手抓到了圣魔神剑,当下双手一展,全身的白衣被真气鼓起,加速越至柳琴儿的上空,一掌狠狠地击下,同时口中道:「把圣魔神剑留下!」
  出乎她的意料,柳琴儿的身形并不是继续朝前飞越,而是在空中一顿之后,往下方的裂缝落下,结果算好的一记重掌不是落在柳琴儿的背心,「噗」的一声正中柳琴儿的肩头。
  受到如此的重击,柳琴儿的身形更加急速地朝下坠,她的口鼻中渗出了丝丝的血水。
  华柔的「太阴绝灭掌」乃是月之神殿的独门绝技,其中的阴劲足以销骨腐心,就算是铁打的金刚也经受不起她十成功力的一击,何况是身负重伤的柳琴儿。
  「我不行了!」柳琴儿心中一片惨然,华柔的这一掌已经完全打掉了她的最后一丝生机,阴寒之气将她的全身淹没,那种感觉真是比赤身坠入冰窟还要更冷上万倍。
  在黑暗笼罩她的身心之际,柳琴儿猛然惊醒,「我不能就这样放弃,为了孩子也绝不能这样放弃!」她不住地提醒自己,不让黑暗完全将自己的身心吞没。
  「琴儿!」
  眼睁睁看着柳琴儿中掌往那深深的裂缝之中坠下,仅仅差了一步的叶天龙发出了一声狂呼,他的眼中已经是一片模糊。
  就在这一剎那间,一道身影比疾电还要迅疾,从叶天龙的身边一闪而过,是那个戴着怪异面具的神秘女子,她居然在柳琴儿快要消失在裂缝之中的紧要关头,掠到了柳琴儿的侧方。
  其速真是比离弦之矢还要快上千倍,在靠近柳琴儿的时候,她伸出了一只手击中柳琴儿的肩膀,将柳琴儿的一个娇躯打得旋转起来,横向飞起来,撞向了后面的叶天龙。
  她的身躯倒飞,往与柳琴儿相反的方向落下,在别人看来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居然可以在半空中换了一个姿势,双手猛地一张,以「饑鹰搏免」的身法凌空扑向另外一边,急似惊电,奇快绝伦。
  看到柳琴儿的娇躯朝自己飞过来,叶天龙想也没有想,马上伸手抱住了这十分熟悉的娇躯,入手之时,才发觉到这个柔软的娇躯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温热,抱着她就像是抱着一块万年难化的玄冰。
  在接住柳琴儿的娇躯之际,叶天龙已经放鬆了自己的身体,手一触及柳琴儿的身体,马上顺势化解其中的劲道,但华柔的掌力和这个神秘女子的掌劲汇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使得他身不由已,被兇猛的劲道反推,倒退了五尺才消解掉沖身的劲道,这两掌的劲道之强大,可想而知。
  变化奇快,说来话长,其实快得几乎同时发生.令人目不暇给。
  那几个女神战士追错了方向,不待真正落地马上就一展身形,朝叶天龙的位置疾驰而来。
  「琴儿!你怎么样啊?」叶天龙一落地马上抱着柳琴儿急叫道。
  「我……我不……行……我……真是……没有用啊……一直到这个时候都还……
  给你添麻烦……我好对不起……你……「怀中的柳琴儿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凄然笑道:
  「可惜了……怀中……孩……」
  「你说什么?」叶天龙好似五雷轰顶一般,大叫起来。
  这时候,华柔和那个神情冰冷的神秘女子已经从裂缝的对面飞掠而来,目标是柳琴儿死死握在手中的那一道光芒。
  因为圣魔神剑的週身发出强烈的光芒,使得整枝剑看起来好似一团不住流动的光团。
  人还未到,劲气已经临身了。两个人各自推出一掌,掌风声如天际殷雷。
  「公子快闪开!」
  看到此景的女神战士全部大叫起来。
  但叶天龙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因为他已经被柳琴儿最后那一句话惊呆了,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只是抱着柳琴儿渐渐变冷的娇躯发呆。
  眼看着华柔和那个面具女子的两股掌力就要落到叶天龙和柳琴儿的身上,突然间一道土灰色的身影从地上暴起,其势如电,猛烈地撞上了叶天龙。
  「砰」的一声,三道人影急分,叶天龙被撞开七尺,那道土灰色的身影则是倒退数尺,一跤跌倒。
  柳琴儿的娇躯从叶天龙的怀中飞出,滚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柳琴儿的身体猛地一震,冰冷的感觉终于吞没了她的身心。
  那个人影是计无咎,原来他一直就在场中,但他的遁术实在高明,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蹤迹。
  两股掌力彙集,「砰」的一声大震,叶天龙原来所站的地方如被千百只巨锤猛烈撞击,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泥土飞扬,下面坚硬的山石也碎裂成寸,碎屑片直飞出三丈外,如被狂风所摧。
  好可怕的掌力,如果落实到人身上,恐怕要骨裂肉飞,当场毙命了。
  但众人再也无暇顾及这些,因为原本被握在柳琴儿手中的圣魔神剑受到计无咎的这一撞,光华耀目的剑身飞起,只见半空中乍现一道比太阳还要强上亿万倍的光芒,隐现剑形,根本无法看到里面真实的剑身。
  华柔的眼睛落到了撞飞叶天龙,坏了她大事的计无咎身上,蓦然眼神一动。
  「原来是计无咎计先生,好高明的道法术啊!」
  此刻其他两处的人已经全部停战,既然圣魔神剑已经在半空中飞舞,哪里有不乘机下手之理。
  而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往这边赶则是为了保护叶天龙,她们发现叶天龙的神情好像有些不对。
  公孙大娘的动作最快,一下子已经到了圣魔神剑的旁边,刚想伸手去抓这道快要落到地上的光芒的时候,那个神秘的面具女子立刻脱手飞剑,凛冽剑寒迫得她只有缩手一避。
  随后赶到的人是月之神殿的圣女华柔,她仅仅比公孙大娘和那个神秘的面具女子慢了一步,可见她的实力端的是可怕。
  她的素手一翻一抄,将翻腾落下的圣魔神剑轻巧地抓在手中,得意的笑声马上从她那张小巧玲珑的小嘴里流出来。
  她没有理由不得意的,千百年来,所有的人梦寐以求的圣魔神剑现在就在她的手中,按照千年的传说,她,月之神殿的圣女就是这一片大陆的主人,这是一份多么大的权势啊!
  她的视线落到了叶天龙的身上,就是这个男人了,让他作为圣魔神剑出世之后的第一个祭品吧!
  正待挥剑朝叶天龙斩去,突然间觉得脚下一顿,原来柳琴儿的身躯正好在她的脚前,挡住了她的脚步。
  「讨厌的家伙!」
  也许是刚刚得到神剑的缘故,华柔作出了让她自己也觉得奇怪的动作,这与她平时「绝不浪费一点气力」的为人是完全不同的。
  她挥起的神剑改变了方向,朝地上的柳琴儿斩去。
  落下的圣魔神剑不偏不倚,正好斩在柳琴儿的心脏位置,光芒万丈的剑没有一丝停滞地划开了柳琴儿的身体。
  「不!」叶天龙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狂呼。
  剎那之间,圣魔神剑的剑身爆发出强烈无比的光芒,照得没有一个人可以睁得开眼睛,接着一阵有如狂风暴雨般的劲风以圣魔神剑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狂乱地发散。
  蓦地场中风雷呼啸,暗劲潜流排山倒海似的压到,直迫每一个人的内腑,令人如中电殛。
  所有的人全部连忙运功护身,但仍感到巨大的气流压体,让人有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每一个人的衣袂如被罡风所刮,猎猎有声,迫不得已,也可以说是身不由己的,所有的人都往后退了数步,心中无不一懔。
  手持神剑的华柔是最吃苦头的一个,从圣魔神剑上传来的大力好似狂涛裂岸,直击她的内腑,闷哼声中,她的手再也拿不住圣魔神剑,一个身子倒滑出一丈三尺之外,一口真气运转不过来,张口就是一口血喷出。
  混乱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叶天龙依然呆呆地望着柳琴儿的身躯,其实他并没有运功护身,却好像丝毫没有受到这一阵劲气的影响。
  其他的人是忙着抗拒突如其来的暗劲,而叶天龙则是脑海中不住盘旋着柳琴儿最后的一句话,根本没有心思注意自己为什么不会受到影响。
  「孩子?!她说的是孩子?」
  叶天龙不相信地喃喃自语着,好像眼前的景象都在梦中,也好像所有的事务都离开自己很远很远。
  当一切平息的时候,现场好像是被最强烈的龙捲风刮过般,一塌糊涂。
  所有人的面色都很难看,刚才的情况真的让他们感觉自己的无助和渺小,如果这就圣魔神剑的威力,那么这剑的威力实在是太过惊人了,这剑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任何一个普通人,如果拥有圣魔神剑这样的威力,那么世上所有的高手全部都白练了,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达到这样的境地,以前没有,将来可能也不会有。
  很快,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圣魔神剑不见了!
  这把引起众人拚死争斗的神剑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似乎刚才这一下的威势仅仅是圣魔神剑几千年来怨气的总爆发,不知道现在它是飞走了,还是它原本就是不存在的,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真正看到过这把神剑的实体。
  华柔是第一个恢复神志的人,她看到了站在那里,依然是一副失魂落魄,呆呆地望着柳琴儿的叶天龙,她的眼中闪过了强烈的杀机。
  「叶大人,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忘记了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华柔的俏脸带着淡淡的笑意,朝叶天龙慢慢地走过去。
  「尊夫人已经怀了你的孩子……啊,好像还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儿,不过现在看不到了,真是可惜啊!」
  叶天龙茫然地抬起头来,华柔的话好像一记重锤猛然敲打在他的脑门,让他的眼前一黑,所有的感觉全部回到了他的心中。
  「琴儿她死了!她的腹中还有我的孩子!她是为了拿到神剑而死的!是我害死了她!」
  剎那间,叶天龙的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他感到一阵万箭穿心的疼痛在自己的身上每一个角落肆意地蔓延着,以至于看到华柔朝他发出的全力一掌,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辛西雅她们虽然看到了,却是无法赶得及伸出援手。
  蓦然,数声惊叫发出,一道白色的光幕出现在叶天龙和华柔之间,让华柔那重逾千钧的一掌变得毫无作用,居然是个可以阻挡一切物理攻击的光盾。
  「今天让人惊讶的事情还真多啊!好像很多事情都出人意料!」
  华柔在心中感歎着,同时急速转身,她也惊呆了!
  原本躺在地上没有声息的柳琴儿居然重新站起来,这已经够让人惊奇了,但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柳琴儿的脸色白白的,近乎透明,而身上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好像她的全身都在发光一般。
  很快华柔就明白刚才那一道白色的光盾是从哪里来的,只见柳琴儿的手一挥,一记强烈的光刀呼啸着飞向她。
  强烈的能量即使是在八尺之外,依然可以撼动她的内腑,好可怕的攻击!
  华柔刚刚避开了这一记可怕的光刀,却见柳琴儿的双手齐扬,无数的光刀四下飞舞,不仅如此,从柳琴儿的全身各处都发出了一道道比方纔那些用光枪偷袭的人更加强大的光束,走避不及的人当场被洞穿毙命。
  那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一齐向柳琴儿发射了一次标枪攻击,但蕴含着强大劲道,足以洞铁穿金的标枪击中柳琴儿的身体,居然对她毫无作用,她身上那一层淡淡的光芒竟然是一层圣光结界,而且当攻击近身的时候,从柳琴儿的身上就会马上发出一道光盾,将这攻击完全挡下。
  这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了,在场的高手每一个出去可能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但此刻在柳琴儿的面前,就连刚出生的婴儿也不如。
  片刻的功夫,血衣队剩余的武士全部了帐,就连那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也被光束射中小腹,失去了战力。
  雪姬根本没有想到形势会急转直下,一下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带来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出手,就已经倒下了一大片,如果不是日剑的圣光保护,连她也要被源源不断的光刀所伤。
  再没有一个人敢在这里多留片刻,他们奋起全部的余力,如飞而遁,甚至在离开天坑之后,也不敢在青峰山多留片刻。日后,他们也都绝口不提当日天坑的情况。
  叶天龙一方的人则是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化,柳琴儿的所有攻击都是对着其他的人,好像她真的已经复活,在向敌人报仇一般。
  场上的其他人全部逃光了,柳琴儿的攻击也停止了,她缓缓地转身望向了叶天龙的方向。
  「琴儿,你……」
  叶天龙激动地叫道,他的脑中是一片混乱,变化发生得太快了,快得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多想一下。
  「我要走了!」柳琴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凄美,又是那么的让人心碎,「我的爱人,好好保重!」
  随着她轻轻的,但却是坚定的话,她的身上发出了强烈的光芒,流光开始朝四下散开,她的身躯好像是阳光下的雪人,渐渐地溶化。
  先是她的手指一一掉下来,化作流光,消失得无影无蹤,然后是她的手臂、她的脚、她的身躯……
  在美丽圣洁的光芒之中,柳琴儿雪白的娇靥上流露出一丝笑意,但这笑却让叶天龙感到无比的痛苦,因为他看到了柳琴儿眼中与眉宇之间的苦楚,而他却不能为她做些什么,因为柳琴儿身上的光芒将他完全阻挡在外面,除了眼睁睁地看着,他没有别的可以选择。
  这种身体的分解是最为酷烈的痛楚,柳琴儿脸上的肌肉开始不停地抽动。
  叶天龙看到她那有些扭曲的笑容,知道她是在强忍住无边的疼痛,为的是不想让自己再为她伤心,他不禁忍不住发出一声悲叫。
  「琴儿!」
  当柳琴儿最后一丝笑容消失在眼前,叶天龙的心情从高峰瞬间跌落到了谷底,他的脚好像再也承受不住他的身体,一个人缓缓坐到了地上。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无言地着朝叶天龙行来,旁边,计无咎也傻傻地坐着,他花了半辈子的时间去寻找的圣魔神剑他终于看到了,但这个结局却是他绝对想不到的。
  法斯特历五三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在法斯特任丘地区青峰山的圣魔神剑争夺战中,天龙大帝永远失去了他挚爱的妻子柳琴儿和他的第一位皇子,这件事情对他的心性有着不可磨灭的重大影响。
  而当日后成就空前的霸业之后,天龙大帝在宫廷建筑了一座极其宏伟壮观的「忆琴宫」作为对其妻与子的追思和怀念。
  后世的历史书上都是这样的记载和评价这次的神剑争夺战,甚至有不少的历史学家认为,天龙大帝就是在这个时候,才真正走上了他的帝王之路,因为他前面的仇人实在过于强大。而对于所爱的人有着无比的关爱,这个所有历史学家一致认同,天龙大帝唯一的优点,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事件而深深地刻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