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碰在线av视频_av狼新人开放注册_好看的av电影名字_av网站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yhsgl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永堕黑暗 第二章 刀一般的眼神在空中撞出火星

时间:2018-09-15 老笨钟重重地敲了两下,唤醒这对浑不知身外世界的小情人后,继续迈着它不紧不慢的老步子去了。
  「唉呀,糟,我还要买礼物呢,明天就是小兰生日了。」
  「我陪你去吧,反正今天轮休,全交给你。」
  「挺大方啊,才不稀罕呢。」
  两人坐起穿衣,周文望着薇玲珑毕现的娇躯,热流又开始在身体内涌动。
  觉察出周文的异样,薇明知故问,「怎么啦?」
  「来,抱抱俏宝贝。」
  周文伸开手臂,薇温柔地偎入他的怀中,任凭时间流逝。
  「我发誓,你绝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我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呸,胡说。」
  薇穿了件浅色的露膝套裙,长髮随意挽了挽,走在阳光下散发出空谷幽兰的气息,有着淡淡的清香,引得路人频频回头。就连一个圆乎乎的小女孩也扯住妈妈的衣角叫:「妈妈妈妈,姐姐好漂亮。」
  年轻妈妈笑着说:「你长大了也像姐姐那样漂亮好吗?」
  薇沖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嫣然一笑。
  在这种时候周文往往是充当护花使者的角色,一些不怀好意的家伙看到女人身边健硕的男人自然色心立止,实在有不识相搭讪的也会在他一句「我是警察」
  下落荒而逃。
  薇说在花园路有一家礼品店,东西多又上档次,可爱得不行。
  习惯「三从四德」的男人毫无异议,于是转向花园路。
  花园路是精品一条街,在这种太阳都要热得发高烧的天气,行人都是寥寥,生意自然清淡好多。
  不过,在薇说的那间店里,倒是无意中遇上了可以与陆薇媲美的另外一个女子,高挑偏瘦,骨感,精心修饰过的清丽面容,配上时尚高档的装扮让人眼前一亮,那份气质就非同一般,特别是眼波流转间,一种与薇的清纯迥然不同的风情不期而至,媚至骨里。
  别说色色的店老闆流口水,连周文也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倒不是真被电住了,而是觉得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
  老闆乐开了花,连连说道:「今天难怪日头好,C市的美女都到我这小店来了。」
  两个美女惺惺相惜,相互微笑了一下,骨感女子有礼貌地道了声再见,款款步出店门,细长的高跟敲击在实木地板上,夺夺地响。
  周文看着薇的脸,张口欲言,变故在须臾之间发生了,只听得门外刺耳的剎车声,拉门声,随后是女人才冲出口便被摀住的尖叫声。
  异常情况!
  职业习惯令周文迅速作出了判断,来不及思索便拔出随身携带的枪,破门而出。
  绑架,竟是绑架!
  两名蒙面男子死死摀住刚才见过面的女士的口,架起她拚命住一台丰田小麵包里面拖,女人使劲扑腾,鞋蹬掉了,透明丝袜包裹下的瘦瘦脚踝是那么苍白无力。
  「住手!警察!」
  绑匪大概没料到这里还会杀出个程咬金来,一时不知所措,也不放人,场面顿时僵住。
  「放人,把手举起来!」
  周文看到车里加上司机有三个人,一对三,还可能有枪,陆薇会在里面报警吧,能拖那么久吗?
  大概不行。
  没有援手不知能不能成功,唉,多想无益,反正拼了。
  一个歹徒迟疑着把手举了起来,另一个还是不动,受控女子又开始挣扎。
  身后侧又一次传来女人的尖叫,他的心迅速抽紧,血色从脸上褪尽,薇!
  「是你把手举起来。」
  阴冷的声音,加上随后看到的蒙面布上面那双锐利凶狠的眼睛,成了他终生的噩梦。
  薇在他的身前,嘴被一只大手捂紧,冷冰冰的枪口顶在吹弹可破的雪白颈子上。
  周文痛悔,冲出来太快,忽略了店侧还有一个歹徒。
  汗水,从后背上泠泠而下。
  薇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像受惊的小兔,充满了极度的恐惧。
  「我警告你,退后,把枪放下,否则就别怪老子辣手摧花。」
  两双同样刀一般的眼神在空中相撞,迸得出火星,这是精神和意志的较量。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周文强迫自己冷静,可是做不到,薇和那个女子都在他们手中,他们的筹码比他多,赢面大。
  绝对不能让人质受到伤害,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让薇受到伤害!
  援兵为什么还不来?
  周文只觉得头脑中一片紊乱。
  看着周文没有动静,急于脱身的歹徒不再强求他放下枪,而是以薇为掩护,慢慢向车那边退,同时示意同伙将另外那个女子拖进了车里。
  车发动了,薇没有放下来。
  周文急得发狂,不敢朝车里开枪,枪口瞄向了轮胎,一枪没有击中,平整的水泥路上出现一个弹坑。
  一个急转弯,薇被扔下了车,在周文跑向女人的同时,丰田乘隙一溜烟扬长而去。
  「薇!薇!」
  周文抱起身体软绵的女人,薇没有昏迷,也说不出话,只是眼神呆呆的,看着白晃晃的天空。
  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第一次与死神如此接近,就像面对着深渊站着,只要后面发一点点力,她就会堕入黑暗万劫不复,那一刻的惊恐,在纯净蔚蓝的心空中笼上了再也无法驱除的阴影。
  她的恐惧是如此之深,可能连周文也无法理解,如果早意识到这一点,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    ***    ***    ***
  丰田车上。
  绑架来的女人已被捆好塞在座下,几人相继除去蒙面布。
  劫持薇的是一张清峻的中年面孔,望着窗内飞速掠过的景物默默不语,其他人也噤若寒蝉。
  半晌坐前排的一彪形男子说:「明明计划好了,那条路上不会有条子的,不想人算不如天算。」
  「哼,那倒没啥,彪子你做得好,死也不放这婊子,否则就功亏一篑了。老子不甘心的是后来的那个小女人好有韵味,把她放了真是好可惜啊。还有……」
  中年人眼中凶光一现:「把发二找出来,他竟然给了把打不响的枪,害得老子差点阴沟里翻船,既然不想活了老子就成全他。」
  说话时,他将脚狠狠地踩进脚下女人的胯间,大力揉搓,似是非如此无以发洩他满腔的怒火,堵住口的女人无奈地闷哼着,短裙翻到了腰际,白生生的大腿在阴暗的车中格外醒目。
  ***    ***    ***    ***
  大队警察伴随着招摇的警笛呼啸而来,又根据周文提供的线索呼啸而去,结果却令人沮丧,车牌是假的,丰田车也是偷的,被遗弃在郊外路边,没有人目击到歹徒的离去。
  周文、陆薇和面无人色的店老闆被带回警局询问,作笔录时,周文的顶头上司,警长袁元满脸难看地走了进来:「被绑架的女子知道是谁吗?」
  「谁?」
  「青议长的千金。」
  在场的警员都张大嘴巴齐齐啊了一声。
  周文难怪会觉得那女子眼熟,青议长可以说是这个地方的风云人物,做了二十多年的太平绅士,吃遍黑白两道,事实上,他的发迹和上升都是一个谜,社会上也颇多传闻,可是在他强力的手腕下,没有谁真敢太岁头上动土去查他。
  青议长对别的都不放在眼里,唯独把宝贝女儿青岚看得像心肝一样,时不时带她出席政商两界的豪宴,青岚倒也争气,出落得美丽大方,加上颇有些风流手段,一时间艳名远播,风头无两,不负C城「第一美人」的称誉。
  按说平时青议长都会派人跟着小姐的,不知是太平日子久了鬆懈疏漏了,还是青岚私自溜出(对风流不羁的她而言这是常事了),反正就在这么一个失当时出了大事,难怪一向信奉无事为贵无责为轻的袁大警长会紧张得热汗直流。
  「竟有人敢绑架青小姐,吃了豹子胆吗?」
  一个警员摇头咋舌。
  「怕什么,这又怨不得我们。」
  另一个警员忍不住发了句牢骚。
  「唉,你们懂个屁。」
  袁元先歎口气,瞇缝眼却瞟向周文:「怎会没责任呢,人可是在我们眼皮底下绑走的,特别是有警员拦住还跑了。」
  言下之意竟是责备周文没尽全力。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周文怒火攻心,想反驳却又语塞。
  带着满肚子的郁闷和委屈,周文送薇回家,慢慢地沿着街走,薇一直脸色不好,不怎么说话,无论周文说什么她都默默听着。
  「还在害怕吗,坏蛋总是有的,放心,有我保护你呀。」
  周文不得不抛下自己的心事,好言慰藉。
  「嗯。」
  薇低声说。
  「不要紧的话,那我回去啦?」
  周文看看已到了门厅,试探着问。
  虽然他们都有了那层意思,也有过几次不尽如意的尝试,但保守羞涩的薇还是独自住在剧团宿舍里,两人并未真正同居。
  薇抬起眼,欲言又止,咬咬嘴唇,满腹心事化为一声幽歎:「……去吧。」
  粗心的周文并未深究陆薇的心思,照往常一样低头吻了吻她的红唇,红唇冰凉。
  望着男友远逝的背影,薇身体里最后一丝力量也随之抽乾了,无力地依在门柱上,看着黑漆漆的天空,那里,一双兇恶的眼睛还在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