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碰在线av视频_av狼新人开放注册_好看的av电影名字_av网站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yhsgl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四十六章 从头到脚

时间:2018-07-11 这段时间不管飞龙还是龙腾公司的业务开展得都很好,赵志通过百慕大群岛挂名注册的公司~~「龙胜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以投资的名义光明正大转了价值五百多万元人民币的美元进入龙腾的帐上。我们把飞龙的资产作价一千万(扣除债务和不良资产)记入龙腾,「龙胜」这笔钱算龙腾这个合资公司的第一笔投资款,这样赵胜在龙腾占的股份佔到六六%,「龙胜」占卅三%。我和赵志都暗地里合计过,下面準备让飞龙的财务报表再恶化一些,这样老爷子在龙腾的股份最后只有廉价转让给「龙胜」,我们再投两三百万进来后,争取用龙腾这个空壳子把飞龙给一口吞了。现在虽然飞龙的「生命原液」生产和销售都走上了正轨,但利润点子并不太高,加上铺货和回款週期的影响,根本谈不上什么成功。
  药品作为一个产品是有其独特之处的,这就是投入大、週期长,尤其要创一个好的品牌货,必须还要花大力气不断维护,只有等这个品牌成为一个金字招牌了,才可以说赚钱的话。像「康泰克」这样的品牌也是经过市场多年的锤炼才佔据了足够的份额,为中美史克创造出了丰厚的利润,但就连这样的大牌子遇上小小的PPA还是给弄臭了,很久都不能翻身。由此可见,在人们心目中创建一个新的品牌就更不容易了。
  我和赵静取得了联繫,商量好了每个月的支付渠道,按照以前在碧峰茶楼谈好的协议,不仅每月给他们一家发两万元的工资,还单独让她拿了五十万现金(这是从赵志那里直接拿过来的黑钱,对付这个贪心的娘们也管不了许多了)。
  龙腾帐上到的五百万除了改善财务状况和银行清算用了两百万左右以外,还有卅~万左右的自有富裕资金,这笔钱虽然表面上摆明属赵胜一家来支配,但老爷子早就洗手江湖多年,赵静又毕竟是个女人家,看见这么多钱放在帐上就心满意足了,哪里还玩得起来啊。在我的游说和赵志的全力担保下,乾脆全部交给我来打理。
  我让雯丽跑了趟保险公司,用了一两万给赵胜他们全家买了保险,也好安安他们的心,剩下的则听从雯丽的建议,全部打入股市打起了新股,反正又没有什么多余的负担,还是求稳为上。雯丽说股市行情虽然火爆,但风险凸现,玩新股只要掌握好技巧,以如此大的资金量,肯定是有戏的。我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操作的,她说要找好时间段(比如下午二点左右),又要如何如何拍连号等等,我最后也没弄明白。但一般情况下每次总能中比平均率高的签,这本事就让我佩服不已了呢。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我发现的确缺乏人手,龙腾确立了自己的地位,不仅吸纳了龙胜的投资,飞龙日常性业务和财务管理也逐渐转移过来,而且龙腾自身的事业还面临发展。这样只有一个雯丽是大大不够了,虽然有玉凤、谢娟帮着她,但以现在的精力多余的钱也只能干点打新股的小买卖。
  其实我自己的卅~多万(加上以前自己吃的黑钱)还躺在保险柜里睡大觉,虽然想了很多次这些钱该怎么用,但一直没有精力去顾及。我这才发现原来钱多了、权多了也是一个麻烦事,还是得找个靠得住的人来给自己当助手,帮自己好好管理经营一下这些资金和项目。
  不过,正如雯丽所说的,我喜欢的是含羞忍辱的小女人,不喜欢嚣张能干的大女人。女人如此,老婆也是一样,但现在的情势下,这种又聪慧美丽、又温柔体贴的妙人儿到哪里去找啊?对于这个问题,饶是满脑袋小聪明的我都觉得一筹莫展了!
  赵静的胃口不大,我在电话里汇报打新股的情况让她很是满意,高兴地说以后这钱就由我来管理,她不再插手了。对付这样的人挺简单的,天下的骗子都一样,先给点甜头,然后就独吞,和他们比起来,我他妈显得够仁义了。
  十月初的一天,我和雯丽在江陵大酒店陪飞龙的一个客户吃饭,那个客户对雯丽总有点不怀好意的样子,这让我的心情有些烦躁。不过考虑到他是「生命原液」在闽粤地区的大代理商,不好得罪。吃完饭,客户要求和雯丽去唱卡拉OK,我也不好反对,只好趁他上洗手间的时候,悄悄问身边的雯丽。
  「怎么样?一个人陪着去可以吗?」我问她,「可以,最多陪他上床嘛!」雯丽夹着一枝烟,抛了个带些淫蕩味道的媚眼过来,我却是心里一惊,「谁叫你迷上了那个小妖精,成天扑在她身上楞不愿下来,人家可是让你放空快三天了呢!」雯丽有些幽怨地发着牢骚说,我想了想也实在有点对不起她。
  「好吧,实在你忍不住了就上吧,记住戴套就行了!」我有些没好气地说着,「开你个玩笑而已,你就当真了呢。不过,今天我不回去了,要回我租的地方去,那里清静。我想加加班,明天市里的那个大的医药投标还没準备好呢!」雯丽笑了起来,「也别太费心了,飞龙原来的那几种药都不怎么样,不过去看看,开开眼界也是好的。」我安慰了着她,然后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个吻上去,满怀深情地说,「好雯丽,真是我的好老婆。」这时候客户正好推门进来,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
  晚上一个人回到「碧潭飘雪」的家,想到饭桌上的事,尤其现在雯丽也许正和客户打情骂俏唱着歌呢,心情越发烦躁起来。
  进了三楼生活区的门里,一看客厅沙发上坐着谢娟和玉凤两女,都打扮得清爽性感。谢娟今天穿的是白色粉花针织开衫配白色高腰裙裤,下面是白色棉短袜配白色中空带袢高跟鞋,正坐在那里看电视。而玉凤还是那套黑色綵凤七分裤配黑底白字棒针衫,下面是浅灰色短丝袜配黑色绒面中空带袢高跟鞋,正在和不知是谁在打着电话呢。
  雯丽很精闢地分析过我的嗜好,说我玩女人最喜欢从头玩到脚,再从脚玩到头。从头到脚的意思是先看脸蛋漂亮不漂亮,再看脚上骚不骚,从脚到头的意思是只要脚上一双高跟鞋骚得够劲,下一步最喜欢的动作就是让这名高跟美女跪着为自己口交。知己者莫如妻啊!雯丽这两句话可是说到我的心里去了呢,所以龙腾的生活区里到处都是细高跟儿鞋,连浴室里都是高跟塑料拖鞋,。
  我一看白的甜美、黑的性感,尤其是玉凤清俏的脸蛋、飘逸的长髮、优雅的气质更是出众,她正说得高兴,小脸蛋露出两个小酒窝,一脸妩媚动人的微笑。尤其往两女脚上一看,我的鸡巴顿时硬了,「妈的,还不都是这小妖精惹的祸,老子今天就用你来消火,」我恶毒地想着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两女中间。
  我一言不发地猛然一把将玉凤的头髮揪住,直接往我的胯下按压下去,玉凤吓了一大跳,惊恐地一手死死摀住电话跪在我的面前,低声说,「别这样,爷,我求你了,人家电话还没打完呢。」
  「打什么打,老子看见你的小骚样就想干你,快,张嘴!」我说着就一手解开腰带掏出鸡巴往她的口里送,另一只手狠命压着她的头往下凑,玉凤不由自主地张大小嘴,满满含进鸡巴,失神无奈地任我上压下抽奸弄刚才还在微笑的小嘴,电话也失手落在了地上。谢娟乖巧地走过来将电话听筒摆好断了线。
  就这样我一手掏摸玩弄着玉凤小巧秀挺的小奶子,一手抓着她的满头青丝长髮控制着口淫的节奏,还同时和旁边伺候着甜美妩媚的谢娟亲嘴咂舌。
  正玩得高兴,电话铃又响了,很明显是玉凤刚才未说完的电话。我觉得胯下有了停顿,心里很有些不爽,「妈的,老子今天就是不能让你舒服了,」这么想着加快了节奏美美地姦淫起她的小嘴,干得她淫呻不断、口水长流、两眼翻白,一付哀怨难受的样子,哪里还有思考的余地。
  谢娟拿起听筒接了电话,然后用手按了MUTE键小声对我说,「是个男的,」,我淫笑着示意她接着听。她听了半天,那边肯定是问玉凤在哪里,最后她灵机一动说,「玉凤突然上卫生间去了,要不等会儿我让她打过来好吗?」
  谢娟说完挂断了电话,还笑着对我作了个鬼脸,「这个机灵的小骚货,真惹人疼啊,今天我要好好骑骑这两女,」我高兴地想着。转眼间在玉凤的小嘴红舌和湿润狭窄的喉咙里找到了感觉,压着头射了她一嘴,令她全部给我乖乖吞嚥下去。
  当玉凤用小手捧着我的大鸡巴,伸出红红的舌头上下舔着为我清洁的时候,终于有机会发了两句怨言,「爷,你太过分了,人家正打电话呢。你就不能等人家说完了再来吗?」
  「玉凤小妖精,爷看你那骚样就动了火,动火后就得马上灭火,别说日你的嘴了,就是干你的屁眼你也得马上趴着掰开屁股让爷干。你要敢再说爷的坏话,今天老子立马把你的屁股蛋子打得通红,把耳朵给你撕了,看你以后还接不接电话,」说着说着下面又来了劲,剥了谢娟的裙裤让她趴在沙发上,挑开她那透明丁字内裤,将刚才玉凤舔硬的鸡巴又插进她的体内爽干起来。他妈的,这两头骚货在我眼里哪里还是什么人,不过是我任意骑着发洩兽慾的性玩物,甚至只是性器官而已,只要爷爽,哪里管她们是否入地狱……。
  玉凤刚才忍住噁心吞了一嘴腥臭的白色液体,现在还有些反胃呢,想到自己最近悲惨的遭遇,实在很难受,坐在那里就哭了起来。
  我看她哭得梨花带雨的俏模样,心里痒痒的,一边干得谢娟叫床不已一边挑逗着问她,「刚才是谁的电话?」「大学的一个同学而已。」
  「是不是想日你,冲动了说个没完啊?」「哪里,只是随便聊天而已,」「看你骚得那样,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不是你那样发骚,爷也不会冲动得马上要日你,」「爷,你再说人家只有自杀了,别把人家说得那么贱」「管他的,他想日也只能在梦中想像,爷想日马上就能破你的身,你说是吧?」「白秋,说实话,你不是人,你简直是头畜生,」玉凤哭诉着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心里话。
  「好,老子就算是畜生,你他妈的浪婊子还不是我胯下的玩物,老子现在就灭了你,」说话间,我从谢娟体内抽出硬梆梆的鸡巴,就势将玉凤扑翻在沙发上,提枪上马日进了她刚才吹箫吹冲动后有些湿滑的阴道,干得她浪叫连绵,痛苦不堪,那种感觉真的很爽呢!
  随着龙腾公司逐渐走上正轨,人员也慢慢稳定下来,我具体对手下进行了分工,由于成了习惯,连赵志和赵静都承认了,最后乾脆我自己也认了总经理的职位,雯丽是副总经理,玉凤是总经理秘书,谢娟是文员,而月琴和春花是生活服务员。这五个女人中,只有雯丽可以自由行动,其余的都得看我的脸色行事。尤其雯丽不在的时候,晚上一关门,老子就是皇帝,想上谁就是谁,谁也不敢说个「不」字。拉着玉凤当着大家的面干了好几次,终于把这小妞干顺了,后来不仅是雯丽、谢娟,月琴和春花这一对俏货也被我拉进卧室的大床上当着玉凤的面一锅儿给炖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第二天偷吃了好几颗老孙给的药,腰眼子觉得总有些酸涨酸涨的。
  「天网」公司的开张轰轰烈烈,媒体上大放广告,什么「日美设备,技术领先,全球共享,」什么「保险公司一百万承保、丢一陪二」等等,据说连市机关的车都要带头安这个装置。
  成立仪式上江陵市的头头脑脑象副市长王跃文、市公安局长赵万里、市财政局长李有为等都出面了,香港投资方的代表也讲了话,香港来的技术顾问也亮了相,艳丽的迎宾小姐穿着挺胸翘臀的大红高开杈旗袍伺候着,当官的你致辞我剪綵,场面热闹极了。但赵志和我都是通过电视简单了解了一些情况,谁也没到现场去,什么叫「台前幕后」,经过这件事情以后对于这句话我有了新的理解。
  「天网」成立的第三天,我就让华英把我手里的三辆车(GL八、普桑和长安之星)轮流弄去极其隐秘地安装了GSM报警跟蹤设备,这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谁也没告诉。
  三天之内,通过网络我收到了第一份资料,每辆车的出行时间、经停地点等等非常详细,以后每三天一次準时发到邮箱,这是赵志向那两名香港技术人员特意安排的,我拿着这些资料,研究了半天才基本看懂了。
  不经意之中,一扇秘密的大门向我完全打开了,当时我并不知道今后自己将面对的是欢乐还是痛苦,如果知道的话,也许我永远不会去贸然打开这个潘多拉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