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碰在线av视频_av狼新人开放注册_好看的av电影名字_av网站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yhsgl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日本女间谍

时间:2018-07-10 1938年3名日本女间谍分别被捕,军统局特侦处长杨雄负责侦破此案.为了撬开三位日本姑娘的嘴,在军统局的地下刑讯室里,杨雄指挥六名最精通对女犯用刑的打手对这几位年轻的日本姑娘进行了最惨无人道的折磨。
几位年轻女间谍饱受了打手们对她们女性特有器官的摧残,在生不如死的残酷刑讯中,一次次昏死过去,又一次次被冰凉的冷水泼醒。十七、八名打手极尽残忍的手段对三位无助的姑娘严刑拷问各种下流的、专门对付女性的方法换着样的使用,刑讯室里充斥着姑娘们由于忍受不住极度的煎熬而发出的阵阵惨叫和痛苦的呻吟。日本军国主义的熏陶和对她们家人的担忧,使她们在精神和肉体处于崩溃的边缘的时候一次次地坚强了起来。
儘管最终她们大多由于熬刑不住而招供,但她们在敌人对身体敏感部位进行令人髮指的摧残的时候,她们所表现出的刚强的意志仍然十分令人钦佩。
1938年冬天的一个寒冷的晚上,中国名叫刘静的十九岁日本籍姑娘刚刚洗过热水澡。她一边用毛巾弯头擦着自己的一头长长的秀髮,一边走到镜子的前面她随手打开镜子上面的灯,把秀髮甩到脑后,开始再次细细地擦拭自己的身体。她的父亲是军队中的大佐,母亲非常漂亮。也许是遗传的缘故吧,十九岁的刘静出落得水灵灵的,家境的宽裕使她个子长得很高,并且皮肤又白又细腻,曲线玲珑的身体,加上文静的气质使她成了全校闻名的校花。但她并没有男朋友。也难怪,一般的男孩是配不上她的。她的中文非常好,时逢战争刚刚上大学的她就被征招入伍,情报部门选中了她来上海取情报。一个星期后,她将与另外一个女孩子接头,由于她们长的很像,特意以找妹妹的名义联繫。
她只知道对方化名刘芳,在中国读书,十八岁。虽然联络暗号她记得很熟,但她任为并不重要。既然长的很像,那太好确认了。
天还早,她慢悠悠地穿着打扮起来粉红的内衣,红黄相间的毛衣,呢子长裙,还用花巾把湿漉漉的头髮繫了起来。她要到饭店的门口转转,她拿起大衣走出了房间。在拐弯处几个特务正在监视她,天黑了她这么一出门把特务弄糟了—-她是不是想跑?
刘静刚洗过澡,一身轻鬆地走过拐弯处。突然间,旁边的房间门开了,五个特务快步围拢过来。「这么晚了,上哪去呀小姐」,「我出去走走」。「你蒙我们没用,我们知道你的身份,还是跟我们走吧。」说着就上前扭住了她的胳膊。一个特务翻她的大衣,其他人把她拖入房间围着她搜身。
四个人搜身,竟整整搜了半个小时。
这么漂亮的姑娘,特务们哪肯放过,回到局里他们想见都见不着了摸摸没有武器后,一个特务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大衣里有枪,这里鼓得这么大,是不是藏炸弹啦?哎、、、奶子可真不小,奶罩没加厚,这么薄」 刘静被他一说,羞得满脸通红,无助地闭上了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对于一个从未接触过男孩子的花龄少女来说,这样的羞辱是无法忍受的。 其他特务全都围了上来,有的摸她的脸,有的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揉她的腰,两个人把手伸进乳罩里使劲地揉她的乳房,捏她的奶头。一个特务把手伸向了她的裙扣,刘静突然不自觉地用手抓住了自己的腰带,气喘嘘嘘地叫到:「不要哇,不要哇,不要、、、」但特务还是强行解开了她的带扣,后面的特务趁势把手伸进了裤子里揉捏了起来。「屁股好圆哪,肉可真细」。在下面的两个人欲剥她的裤子的时候,特务头说话了:「都住手吧」特务们全都乖乖地退得老远,剩下刘静一个人双手摀住衣服,低着头站在房屋中央啜泣。
特务队长坐到沙发上,点上颗烟,扬扬得意地望着她。
「怎么样,小姐,弟兄们跟蹤你那么辛苦,你怎么也不能白了我们,看样子你还是个处女,我们就不玩你了,你是个绝 好的礼物,得把你留着。但是,你要让我验验你是不是真的女儿身,如果不是,就不好说喽。、、、是我们替你脱呢,还是你自己脱?你得给我脱的一丝不挂。」
姑娘颤抖着犹豫了一下,特务头一挥手,众人立刻急不可耐地冲了上去。
「慢,我自己来」,
姑娘在绝境中镇定了起来,她不想让敌人碰自己的身体,决定自己把衣服脱掉.她缕了缕秀气的长髮,轻轻地退下裙子,脱下了毛衣和戎裤,然后是衬衣,并把衬衣细心地放在了桌子上。她回过身,双臂交叉在胸前,胆怯地低着头。「怎么,怎么不脱了。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难为情是不是,哈哈、、、回头十几个彪形大汉轮番给你上酷刑,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姐,肯定会让你光着身子受刑的。连续几天下来,解手都得当着众人的面,到时候你就会习惯一丝不挂地做各种高难度的表演了」
众人都盯着姑娘淫笑着。刘静听了这番话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她不是没有心理準备,但是一下子进入了这种竟地,再想到日后自己将受到无休无止的非人折磨,热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因为她工作的情报机关的打手们是怎样对待姿色较好的年青姑娘的,她也听人说过。这些冷血打手们在给漂亮姑娘上刑的时候,从不附言了事,越漂亮的姑娘,他们折磨起来越有兴致,从没有失手致死的事情发生;而且总是任劳任怨地加班,经常是忘了时间。相反地,对那些非常漂亮的姑娘们来说,除了受刑的时间比别的犯人要长得多的多外,受刑的种类也很特殊,受刑的过程被精雕细琢,真所谓:活活不成,死死不了。再加上无休止的、极下流的侮辱,所受的煎熬难以想像。
而其他犯人往往挨一顿酷刑很快就昏死过去了,受刑人的耐心,往往超越了打手的耐心面对饿狼一般的特务,姑娘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为了不让特务们扑上来,她无奈地做出了决定、、、初次在男人面前脱光衣服,就面对这么多凶神恶煞,不管怎样鼓励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全身的颤抖。她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乳罩解下来,又褪下了内裤。
「鞋,鞋和袜子也脱。我要的是真正的一丝不挂。」
没想到,他们竟如此变态。
刘静的泪水怎么也忍不住了,她屈辱的弯下腰,脱下了鞋袜。
当姑娘重又挺直了赤裸裸的身子的时候,特务们无不睁大眼睛,就像少看一眼会吃亏似的。
刘静不愧是真正的美女,模样堪称闭月羞花不说,身材之美简直无可挑剔。
凝脂一样的肌肤,修长的双腿,挺拔的乳房,细柔的腰肢,曲线玲珑的臀部,三角形的体毛整齐的向两腿间延伸着。赤身裸体的刘静恰似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让人觉得若是得不到无法甘心,而这样美丽绝伦的少女,如果被人随便地糟蹋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刘静羞涩地站在房间的中央,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屋子里静得连喘气声都听得见.特务们目不转睛地上上下下盯着她的裸体,细细地品味着。房间里有点凉,但可怜的姑娘全身仍然亮晶晶的,沉闷而紧张的气氛,使她裸露的身体上挂上了汗珠。少女害羞的天性使她真不知道眼睛往哪看,手往哪放。
令年轻的姑娘尴尬至极的气氛终于被打破了,在特务队长的命令下,刘静被抬到了他的面前。敌人粗暴地把她的腿拉向两边,开始检验她的身子。敌人骯髒的手触摸着她洁净的身子,特别是当一双手扒开她的阴唇的时候,姑娘再次默默地流下了羞辱的泪水。
但是,即便刘静难以忍受这样一丝不挂、无遮无掩地被众多的男人玩弄。可比起日后的遭遇,这又实在算不了什么。得知刘静是女儿身之后,所有人都极不甘心。但也只得给她穿上衣服,押着她回去交差。路上,队长告诉手下,今天对不起大家,回头他一定要让处长同意本队参加刑讯刘静,包括其他八位弟兄。地下室的特别刑讯室,又大刑具又多。
情报处长杨雄见了刘静之后,立刻在休息室姦污了她。半夜时分,他把姑娘交给了特务队长李三。
李三和两个特务押着刘静,向地下室走去、、、
阶梯和走廊里空无一人,长长的走廊里灯光昏暗,阴凉可怕。
刘静的衣服被留在了杨雄那里,只给她赤身穿了件浴衣,连鞋都没穿。冻得发抖的她胆怯地看着周围的环境,走廊的两边竟一个门也没有---天哪,这里是专门的刑讯室,生不如死的酷刑马上就要开始了。廊的尽头有一扇大门,那一定是令人恐怖的刑讯室。在这寒冷的深夜里,若大的地下室只为她一个人使用。按李三的说法,将有十七、八个打手参加刑讯,而且他们一定盼着她呢。
正常的刑讯,有三个人就够了。她只是个文弱的少女,哪有力量反抗。这么多人对付她一个,只能是另有所图。可怜的少女越想越怕:不用问,敌人的目的决不仅仅是逼供。那么,受刑的时候,他们肯定是会把她剥得精光的,她将光着身子受刑。而她赤裸裸的身体被各式各样的酷刑折磨的时候,那么多人会围观、品评她一丝不挂的身子,看着她受刑时痛不欲生的表情,欣赏着她痛苦的惨叫声,还会七嘴八舌地研究出各种花样来,使她更加痛苦不堪的办法。就像李三说的:让她一丝不挂地做各种高难度的表演。她这样一个年轻的姑娘能挺得住吗?
刑讯室到了,两扇门被从中间打开。刘静一看到室内的情形,惊得她直想哭:刑讯室里懒洋洋地坐了十四、五个人,一见她进来都站了起来,呼呼啦啦一大堆。室内足有一百多米,各种刑具摆得到处都是。她被径直带到了一个大办公桌前。
李三坐下后开始说话了:「怎么样,我漂亮的小姐,对这里感觉如何?、、、你是个重犯,估计你也不会吃我们的敬酒,有话我们不如直接来这谈、、、我不想和你费口舌,你也看到了,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刑讯室。这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特殊刑具,只有那些我们必须撬开嘴,而不惜时间的重犯,才会带来这审讯。」他指了指身后的六个壮汉,「这几位,是挑选出来的用刑高手,通晓用刑之道,他们是『用钝刀杀人』的刽子手,犯人不受够罪,是死不了的。他们会用足够的耐心,和防止人昏迷的药物来对付你。你需要经受的痛苦,会比男重犯大多了。难道,你比男人还能熬刑?」
他站起身,走到姑娘的面前,用手托起她的下鄂。「如果你合作,我们会待你像小妹妹一样的。说找谁取情报?」
刘静用手捂着冻得微红的脸,无助地垂下了眼睛。她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但她就是死了,也不可以把机密说出去。
看来,一场无尽无休的残酷折磨是无法避免的了。
「你是不是很冷呵,不用怕,在这里,我会汗流夹背的。说实在的,我真不希望你太快就招供,我们可以慢慢地来,时间有的是。」
「不是快慢,而是永远」柔弱的姑娘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变得刚毅了起来。
「 她冻坏了,你们先给她活活血。记着,每五个小时,给她一针防昏剂,让她好好体会一下,什么是煎熬」 命令一下,六个打手扑上来,剥下了姑娘身上的浴袍,由于她除了浴袍外寸缕未穿,所以浴袍被扒下后,她全身上下已经一丝不挂了。众打手中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
急什么,我要慢慢地让你们好好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美。漂亮的姑娘连哭都背着人,等一下表演欲死欲活的样子给你们看」打完针,刘静被托到屋子中央的一个木框前,她的四肢被大字型拉开固定在木框上。这是一个活动的木框,上面的挂钩可以把它连人一齐吊起来。由于挂钩上面的粗绳还没有收紧,打手一鬆手木框便倾斜到了一边。刘静面朝上地跟着倾斜了过去。
她没有挣扎,头向后仰去,只是腹部向上挺着,调节着身体的重心。一群人都聚到了她的前面,色瞇瞇的眼睛在她的胸部和下身一遍地扫瞄着。姑娘大腿上的肌肉不停地颤抖,为腹部提供着力量。
「嘿,这才叫美人儿呢。看人家长的,又丰满又匀称」
「毛的形状真好、、、人家爹妈真会生」 水温测好了」
木框被掉了起来,少女被固定成大字型的身体随即开始上升,她的脚已经超过了人的头顶,开始平行移动。旁边并排立着两个长宽各一米七左右,半米多厚的透明玻璃缸,其中一个冒着热气。她往下一看,一大堆人正兴致勃勃地仰面看着她,并随她移动着。
一想到这么多人都在看着自己现在的样子,和将要遭受的痛苦,她紧张到了极点,胸脯剧烈的地起伏着,腹部和大腿的肌肉抖个不停木框停住了,她的下面就是滚烫的热水,面前是黑呀呀的一堵人墙、、、天皇,给我力量,帮我熬过去吧。下面扶着木框的小特务见已安排妥当,姑娘也不晃动,便把手放了下来。他看了看姑娘的裸体,又看了看面前的玻璃缸,心血来潮地把整个手伸进了水里。
「嗷、、、」,小特务被烫得蹦了起来,缩着肩膀,被烫的右手不停地甩了好一会儿。旁边的众人看了不禁哄堂大笑。
「真他妈没出息,连手都怕烫,要是把这水泼到你身上,你还不得尿裤子」
「这小子怎么什么都想试试,当这是洗澡水呀,哈哈哈哈、、、」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个小特务弄得怪不好意思的。看到小特务的惨样,再看看乱哄哄的一屋子人,刘姑娘禁不住地感到全身发凉,赤裸的身体不自觉地往中间收缩。她
多么想下去呀,哪怕把她一丝不挂地投到人群堆里、、、
吊绳开始慢慢地往下放,突然快速地把姑娘赤裸的身体一下子全浸到了滚烫的水里,只留下了头部。
「啊、、、啊、、、啊、、、」姑娘强控制着自己,但颤抖的惨叫声还是从喉咙里发了出来。她实在不想把自己极度痛苦的惨相拿出来,当着这么多人表演。滚烫的热水无情地裹住了她的全身,每一个地方,包括少女最不愿展示给人看的地方也无法倖免。 特务们都围了上去,离少女赤裸裸的、全身每一个地方都在饱受着痛苦煎熬的身体是那样的近。透过玻璃,满屋的特务都可以看到姑娘被固定着的裸体,因难忍的痛触而不停地扭曲着。刘静姑娘被烫着全身,痛苦不堪,肌肉已经不是在颤抖,而是剧烈地痉挛着。她的身体因悬空而摆动着,她大张着嘴,头部抖个不停,喉咙里不停地发出颤抖的气息所有围在她周围的人,都在等着她发出令人兴奋的哀嚎,可这个被烫死去活来的姑娘竟挺得住,只是在她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才发出一小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呻吟。
若大的刑讯室里,空气彷彿凝聚了一般,只有被这一大群人围观着受刑的姑娘剧烈的喘息和颤抖的呻吟声。姑娘的小腿已经快抽筋了,为了抵御全身被灼烫的酷刑,她的脚一直向下翻着。
「换凉水」
凉水缸中用于同室外巨大水箱循环的两根水管被拔了出来,冬天的寒风几乎可以将水冻成冰。
姑娘没有哀求,只是无助地扭动着赤裸裸的身体,她的身体已经被灼烫红了。
打手无情地把她的全身又放到了冰冷的凉水里。一被放入凉水里,姑娘立刻张大了原本很漂亮的小嘴,紧闭双眼,浑身抽搐着,喉咙里发出长长的喘息声。
在冷水里,姑娘略微清醒了些。她鼓励自己要挺住,天皇的军人是不能向敌人屈服的,不管他是大男人,还是弱少女。
她微睁开双眼,眼前情景使一阵心凉:黑呀呀一群男人围着自己,看着自己赤身裸体地受刑,他们下流的目光,简直令她恐惧。哪有这么多人一齐到刑讯室里观刑的?
在现实生活中,男人喜欢看漂亮的女人,特别是裸体美女本无可厚非。如果能在刑讯室里尽情地观赏到女人受刑,特别是能看到把漂亮的年轻姑娘剥得精光,再在漂亮姑娘们特有的敏感部位上 反反覆覆地用刑,那男人们肯定会趋之若莺的。
刘静对眼前这群男人的恐惧,缘于一个少女怕羞的自然心理,酷刑的折磨已经让她死去活来了,赤身裸体已经让她难以忍受,而她面对的却是黑呀呀一大片的男人。他们不满足于可以很随便地看到自己赤裸裸的身子上的一切,他们更喜欢看到自己一丝不挂地受刑时,被固定成的各种姿势和疼痛难忍时骇人的表情,以及撕裂心肺的惨叫。
她不敢想像,如果他们在自己身上的特殊部位使用各种酷刑时,面对如此多的男人,她将如何掩饰自己,给自己留下最后的一点尊严。姑娘全身被泡在冰冷的水里已经很长时间了,她的嘴唇已经发紫,无法控制地哆嗦着。她听到了敌人往热水缸里填水的声音吊绳把她慢慢地吊出了水面,特务们全都跟着仰起了头。水在她洁白如玉的身子上向下流淌着,有人打开了她头上面的几盏大灯,在灯光的照射下,她满身是水的躯体闪闪发光,更显得柔软光滑。水温被提高了,刚好可以保证她不会烫伤。为了做试验,不知有多少女人被烫得皮破肉烂。吊绳移动了,刚被从冰凉的水里吊出来,再被放入滚烫的热水中,将比上一次更加令人恐惧。当她将要入水的时候,上一次的经历使她紧张得张开了嘴,腹部往里猛缩,收紧了全身的肌肉,等待着考验的到来。但敌人为了戏弄她,折磨她的 神经,突然把她停了下来,引起了满屋人的哄堂大笑,一种难以名状的屈辱涌上了她的心头。
可当她刚刚放鬆下来,打手又突然把她快速地放进了水中。「啊…..」姑娘冰凉的身子,猛然受到了高温的灼烫,使她拉着长音大声惨叫了起来。所有人都可以隔着玻璃,清清楚楚地看到她被大字型固定住的身子。姑娘使劲地收缩着剧烈抽动的身体。好一阵子,她才强止住了叫声强烈的灯光,从上面照到了水里,在外面可以一目了然地看清玻璃缸内的一切:可怜的姑娘被烫得实在受不了了,她使劲收缩着肩膀、胸脯、小腹、臀部和阴部,腰身被收得很细;她被拉向两边的大腿拚命地往里收,把捆绑双脚的绳子拽得绷紧;她仰着头,大张着嘴,用力地吸气和呼气;她的头和身子,颤抖得彷彿痉挛了一样、、、
「哦,噢、、、、、」
倍受煎熬的姑娘终究不是钢铁的硬汉,长时间的灼烫迫使她难以控制地哀嚎了一声。
已经烫了很时间了,姑娘以为该把她吊上去了。但像是要考验她的耐力极限似的,打手们根本没那意思。而是继续 让她以这种姿态表演下去。、、、、、
磨难终于结束了,她被吊了出来。
没待她缓口气,她水淋淋的身体又被放入了冷水中。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呵地叫了一声。
同样的呻吟,同样的表情,同样令人难堪的姿态。仅仅断了一下,表演就又被冷酷的打手强行接上了。为了不使她生病,她被冻了一会就吊了上来。其实,打手们非常明白,凉水在姑娘刚入水的短时间内,是最能使她感受到抽筋般的痛苦的。泡的时间再长,也不如多来几次。凉水的另一个作用,就是使姑娘在进入热水前,皮肤的温度很底,即便把她放进比洗澡水温度略高的水中,也会使她非常难受。姑娘被放到了地面,她疲惫地垂着头。她全身上下唯一的一块布,就是头上扎的花巾。她的身体还在轻轻地抽动着。众人默不做声地拥在她的前面,看着她一点点地恢复了平静。姑娘即洁白乾净,又柔软丰满的身子,像刚出浴一样,挂满了水珠。
李三走上前,从她身后抓过长长的马尾辫,用她湿露露的长髮,抽打她的脸。
「把头抬起来,睁开眼睛。」
姑娘无声地抬起了头。
她的敌人淫笑着,伸手抓住了她丰满的乳房,放肆地揉着。她不禁全身紧张了起来。
姑娘冰凉的皮肤很滑,敌人顺手往下摸着,通过小腹,滑到了下身,揉了两下她的体毛,继续向下摸去。突然,李三用手指使劲地夹住了她厚厚的阴唇,姑娘一顿挣扎,李三顺势揉了起来。揉了一会儿,他便把手指粗暴地伸进了姑娘的体内,用力扣了起来,大母指在外面使劲揉着她的阴蒂。和李三关係不错的几个特务,也上来在她的身上,从上到下,边品赏边不停地揉捏起来。姑娘又凉又滑的肌肤,柔软丰满,弹性十足。特别是触摸她的腰臀、乳房、小腹及大腿内侧的感觉,简直让特务们心花怒放。
姑娘挣扎的更厉害了,无耐她的双臂和大腿,都被分向两边固定着,她身子的任何地方都一览无余,只能任人肆虐。李三把手指抽出来,放在姑娘的嘴边抹了抹,淫笑着:「怎么,还不习惯被男人摸是不是。实话告诉你,在这里被男人玩玩,只是小儿科。只要我想得出来,任何姿势和表情,你都得表演出来给我看;只要我愿意,你身上的任何部位,我都可以随意用刑。你信不信,除了你身上露在外面的乳房和阴部外,连你体内的子宫,我们都準备用刑。痛不欲生的滋味,你想体会多久,我们就陪你多久。我到要看看,是你得不起,还是我得不起。」
「来呀,继续给她活血、、、把沙发给我抬过来,把茶也给我泡上,我就喜欢这种逼真的表演,真才实料,一点也不掺假」姑娘被吊了起来,刚才李三一顿羞辱和威胁,使她感到绝望。她已经体验过受刑的滋味了,再来一次她都怕自己熬不住,而后面还有多少次呀,还有多少种酷刑呵。
她又被无情地放入了热水中,赤裸的身子因四肢被分开固定,而任由热水灼烫着,彷彿有千万根针在不停地扎她的皮肉。她多么盼望敌人立刻把她拉上去,哪怕用滚烫的开水烫死她也行。干了这工作,就料到了可能会有这一天,但这滋味实在太难熬时间彷彿凝固了一样,姑娘早已受不住了,她收缩成了弓形的身子痉挛着,一秒一秒地熬着酷刑。
「哎呀、、、、、、哎呀…..」
姑娘实在熬刑不住,不停地哀嚎了起来。
「怎么样,这表演真不真实,难度够不够?漂亮点的脱衣舞女,票价都不一样。这样的绝色,这样的表演,得多少钱一张票。如果女犯都这么漂亮,我们就不用上外边花钱了,嗯,哈、、、、这种案子让我们碰上了,算弟兄们有福了。」李三一边和众人取乐,一边藉机刺激着姑娘的神经。姑娘就这样被一会儿冻,一会儿烫地来回折腾着。儘管她总是感到,自己已经实在熬不过去了,但她仍然一点一点地熬着,儘管她看不到尽头、、、、、就这样,姑娘被来来回回折腾了十次。
特务们可是过足了隐,这么精彩的表演,竟然演了这么长时间,却连序幕都没演完。、、、、、、姑娘双手被绑到了一起,两脚离地,吊在了屋子中央「休息」 没有了姑娘受刑时的剧烈反应,特务们也放鬆了神经,开始感到疲倦。
姑娘已经累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她无力地垂着头,但头脑是清醒的。她问着自己:令人这么痛苦的折磨,自己为什么始终不昏过去,非要逼着自己一刻不停地去熬呢?下面还有各式各样的酷刑,没完没了,如果都像刚才一样,痛苦的要死,
却非逼她硬挺着、、、、、、 姑娘不敢往下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