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碰在线av视频_av狼新人开放注册_好看的av电影名字_av网站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yhsgl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兄弟相见

时间:2018-06-12 「期待着能在贵国殿下的婚礼上再见到叶大人!」
  武雄义留下这样的话,带着他的那些装备可怕的护卫兵和那两个眼中冒火的大小杀神离开了临湖居。
  望着武雄义和他那些手下人离去的方向,叶天龙渐渐陷入沉思之中。武雄义所设计出来的光枪给他的冲击实在很大,他用过鬼大师设计的「魔导之炮」,这些所谓的光枪简直就是「魔导之炮」的微缩版,虽然在威力上有所减少,但小巧精緻,携带方便,如果能大规模应用于战争中,那么将会是一支非常可怕的力量。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像这样的武器製造上是非常麻烦,费时费工,武雄义就宣称只有他的护卫队装备了光枪,叶天龙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但估计起来,也应该不会是很大的数目。
  「军部的情报部门到底是干什么的,好像从来没有提供过有用的信息,连这样的大事情都没有一点风闻,也许他们只会向尤那亚献慇勤吧?」
  叶天龙想起自己这段时间来所接触的情况,发生事情的时候,情报部门好像是隐形的,只有在事后出面弄些捕风捉影的报告和文件出来。柔娘遇险的事件以及自己和吉里曼斯深夜遇刺的事件,到现在军部的情报部门都没有一个说法,倒是石亦信所布置的探子弄到些有用的线索。
  就在这个时候,叶天龙开始有了这样的念头,应该有自己信得过的情报网,使得能在事件发生之前就有所準备。
  看来回去后必须要好好筹划一下,着手準备招募人手布置自己的情报网,要想把日子过得舒服些,这种事情是宜早不宜迟的。
  叶天龙暗暗下定了决心,然后在脸上浮起了一个自认最为迷人的微笑朝饱受惊吓的女主人行去,这个时候不好好安慰一下佳人,更待何时?
  向来安静的飞凤府门前来了一个兇猛狞恶的巨人,纷飞的蓬髮,乱遭遭的虬髯,一双眼楮好似铜铃,血盆大口狮子鼻,赤着上身,露出一身虬结如坟如丘的古铜色肌肤,高有八尺以上,看去像一个野人,令人望之心寒。
  野人抬头看了看天色,又望了望飞凤府的牌匾,咧开血盆大口呵呵一笑,举步就走到了飞凤府的台阶上。
  把门的家将连忙上前拦住去路,口中喝道:「你是什么人?这个地方不是可以随便走的!」
  「嗨!」
  巨吼声如同炸雷,震得人耳膜欲裂,野人突起发难,一手一个将两个家将劈胸拎了起来。
  两个家将手舞足蹈,刚想要发力挣扎之际,突然觉得胸口一闷,原来野人的手大指长,抓住衣襟的时候,指头所顶的位置刚好是胸口的要穴,一下子将他们两个人的全身功力悉数闭住了。
  「放手!竟敢在飞凤将军的府前撒野!」
  两个家将只觉得浑身发软,只有大声喝骂。
  「咦,这里不是龙小子的家吗?」
  野人愣了一下,手臂一沉,两个家将的双脚终于又碰到了地面,他们连忙伸出双手抓住野人的一只手腕,又是扳又是推,但却好像是蜻蜓撼大树,野人的手臂是纹丝不动。
  「喂,你们两个小子,有没有骗我啊?」
  野人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一抬手又重新将两个可怜的家将抓在半空中。
  「这里真的不是龙小子的家吗?那他住在哪里啊?」
  见两个家将自顾挣扎不已,对自己的问话毫不理会,野人不禁大怒,用力一摇晃两个家将的身躯,弄得两个可怜的男人是昏头昏脑。
  「不管啦,我就在这里等他来吧!」
  野人下定决心,一扬手将两个家将丢掉,大步走到府门口,左右看了一下,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在飞凤府的门口有两个巨大的石狮子,每个都重逾千斤。但见这个野人一手一个竟然将这两个大大的石狮子搬到了大门口处,刚好将两扇大门堵住。他一屁股坐在一个石狮子的身上,双脚则放在另一个石狮子的上面。
  两个家将爬起来一看,暗暗叫苦。这个蛮不讲理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啊?居然这么有实力,看样子只手可力掣奔牛,可举千斤巨石,绝不在话下。
  偏偏这个时候,于凤舞她们都出去了,府上还真找不出一个可以和这个家伙一较长短的人物来。这可怎么办呢?
  虽说飞凤府坐落在宁静的高级生活区,附近都是王公贵族的深宅大院,很少有平民百姓会从这里经过,但这件事发生后,飞凤府的前面还是慢慢聚集了不少的围观的人群。
  左岛近是第一个闻讯赶到现场的人,两个满头大汗的家将一见到巨汉将军不由得鬆了一口气,连忙上前求救。
  「兄台练了一身的好筋骨,雄壮如山,真亏你练的,下了不少苦功吧!阁下高姓大名?
  洛u n在这里闹事?」
  左岛近泰然向野人的方向走,跨上了台阶。野人不言不动,像个石人,铜铃眼毫不眨动,似乎根本没有把眼前的巨汉将军看在眼中。
  左岛近走到跟前了,见这野人依然不言不动,像一个毫无知觉的人,不禁心头火起,刚想伸手的时候,只听得一声炸雷。
  「站住!」
  没有看到这个野人的行动,却突然间就站在了左岛近的面前,粗大的手臂一伸,挡在左岛近的前面。他的身材比之左岛近更为壮硕,不料身子却是这么的灵活,委实出乎众人的意料。
  「你不是龙小子,下去吧!」
  惊讶于这个野人般的大家伙竟有如此灵巧的身法,左岛近强压心中的不悦,伸手一拨野人的巨臂,口中喝道:「好生无礼,此地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赶快离开吧!」
  最后一个字的声音尤在耳边迴响,他的手已经扣住了野人的手腕,一抖一拉,想要给这个野人一点苦头吃吃。
  「嗯!」野人一声轻叫,双手一交错,粗大的双手象铁箍一般,反而将左岛近的一只手臂扣住,这一抓之下力道万钧,换了旁人,骨头不被挤碎才怪。
  「好身手!」
  左岛近冷笑一声,一身神功倏发,浑身坚似金石,接着,「噗噗」两声暴响,两记重逾千斤的冲拳落在了野人的左右两肋。
  野人一声虎吼,居然将左岛近的重拳生生硬受下来,可见他是练有金钟罩铁布衫一类不怕打击的硬功,一般的重手对付他根本是不行的。
  野人劲往上使,出其不意抓住左岛近的腰部将人向上举,抛石子似的将左岛近突然抛到台阶下,他也急冲而上,不等左岛近站稳,再次狂野地扑上来。
  左岛近也有两米多高的身材,只是没有对方结实雄壮而已,从这一下试出对方力大无穷,是自己生平罕见的力士,不由得一时心喜手痒。他一手拨开抓来的大手,扣牢对方的腕脉,大旋身躬腰低头来一记大背摔。
  野人的反应奇快,居然马上沉声开气,双脚生根立定于地,一膝紧顶在左岛近的大腿上,用力往后扯,两个人顿时成了角力的模样。
  两个都是力大无穷的巨汉,这一斗力,立时使得脚下的青石板碎裂成粉,引得围观的众人一阵喝彩声。
  左岛近试出了野人和自己有着不相上下的神力,便不再与他纠缠不休,猛的一招后手肘,凶狠地撞中野人的左肋,同时他也挨了对方一记劈掌,两个身影分开。
  「你是龙小子的人吗?来,来,我们再来比过!」
  野人的口中叫着,整个人再次冲上来,活像一头蛮牛。
  左岛近这下子可是尽展技巧,拳发如电,几乎在同一时间里让野人的胸膛挨上了四记重拳,打得他连连后退。但左岛近的这几下反倒是激起了对方的凶性,在左岛近尚未收回攻击的时候,一记凶狠的直劈掌落在了他的肩头上,打得左岛近也是身躯一沉。
  「左将军小心,好好与他斗一场,看看他有多少实力!」
  众人的喝彩声中,左岛近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天籁般的声音。他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只是不曾想到她也到了附近,自己怎么没有看到她呢?
  想归想,左岛近的行动却不慢,立刻抖擞精神和眼前难得一见的强劲对手战成一团,他也要让那个在一旁的旁观者看看自己的实力。四条同样粗壮的手臂在空中挥舞,交织成密密的肉网,不时发出猛烈地撞击声。好一场精彩的龙争虎斗!
  两人一口气交换了十数招,竟然不分胜负,谁也没有佔到一点便宜。虽说左岛近击中对方的机会要多些,但对方所练的护体神功坚实无比,将这些力重万钧的攻击完全消解掉。
  叶天龙远远地看到自己的家门口围着一群人,不时还有喝彩声传出,心中大洛un奇,连忙催动胯下战马。
  「难道说是有走江湖卖艺的人在我们府前摆场子吗?他们好像还没有到我这里拜过码头啊?」
  听着身边的男人这样的喃喃自语,玉珠只有在心中苦笑的份,这样的男人不是怪胎又是什么?但奇怪的是,自己现在却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男人了,在他的身边总会遇到许多的很有意思的事情,让自己觉得十分快乐。
  如果玉珠在刚开始的时候,她仅仅是因为远古的契约才跟着叶天龙的话,那么现在的她是完全将自己心放在了叶天龙的身上。
  待叶天龙骑到跟前,才发现场面远非他所想像的那样,连忙跳下马排众走到圈子里面。
  「统统给我住手!」
  这时候在不远处的一辆马车里传出了几个女人的笑语声。这是一辆毫不起眼的普通坐驾,以这一带的眼光看来,就是属于那种有点身份的下人才要乘坐的马车,用以方便出入。
  「天龙回来了,我们要不要下去啊?」
  「嘻嘻,我们还是等等吧,看他怎么对付这个野人?」
  听到叶天龙如此中气十足的喝声,激斗中的两个巨汉左右分开了。
  满脸汗迹的左岛近还没有向叶天龙回话,对面的野人已经瞪着铜铃般的大眼楮看了一下叶天龙,马上冲到他的跟前,咧着血盆大嘴嚷道:「龙小子,果然是你啊!」
  「咦,你是……」
  叶天龙一愣,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野人。同时努力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可是脑海中那可怜的资料库中好像根本没有这样一号可怕的人物啊?
  「哈哈哈哈,连你也认不出我来了!」
  野人热情地伸出双手将叶天龙紧紧抱住,其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立时让摸不着头脑的男人大叫吃不消。
  「喂,喂,你先放开我,……」
  叶天龙用力去推面前这堆肉山,一旁的众人看得是哄笑不已。在女神战士的帮助下,叶天龙好不容易才从热情洋溢的拥抱中摆脱出来。
  「哎呀,龙小子你可真厉害,居然弄到了这么多漂亮的女人在身边!」
  望着架开自己的女神战士们,野人的铜铃眼中冒出了油光光的神色,用无比羡慕的口气对正忙着整理自己衣服的叶天龙说道,那个样子让某些人的心中升起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咦,你这个大家伙的眼神好奇怪啊?……有点可怕……」
  同样发现这个问题的叶天龙盯着面前的大块头男人仔细看起来。身后的玉珠心中偷偷发笑:「应该说是很熟悉才对,因为你自己看别人的时候也经常会冒出这种可怕的眼神来,只是你自己没有这种觉悟罢了。」
  「哎,老大,我算服了你!」野人从女神战士们的手中挣脱开来,巨掌摸着自己的脑袋,「身边一有了漂亮的女人,就连自己姓什么都想不起来。这种性格除了老大你以外,再找一个我看都很难了!」
  「去你的,混蛋!」叶天龙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大骂,「既然认我作老大,就不要丢老大的脸,跟老大进里面去说!」
  「是,是!」貌似兇恶的大块头男人居然老老实实地跟在叶天龙的后面往台阶上走,让叶天龙不禁回想起往日的老大生涯。突然间他的脑海中灵光一现,转身大叫道:「你是那个饭桶!」
  在旁边的左岛近和玉珠她们闻言不禁大笑,哪有人会叫这样的名字?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啊,老大你终于想起我来了,我就是那个范铜!」野人高兴地咧着大嘴,抓住叶天龙的手使劲摇晃。
  「好痛啊!」
  被这个大家伙不知轻重地这么来一下,叶天龙忍不住又骂了一声,「你这饭桶,什么时候练成这样一身好功夫的?记得以前的你除了饭量大,能吃会喝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长处了。」
  范铜连忙将叶天龙的手臂放开,口中替自己辩解道:「老大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那个时候我的力气可也是最大的喔!」
  叶天龙在范铜的身上揍了一拳,「你气力大也不要做这种事情啊,好端端的把我家的门口都堵起来干什么?」
  范铜尴尬地笑着,「老大,我马上把它们搬回去!刚才是因为他们说这里是什么飞凤将军的府第,可是我听别人说这里明明是你的家,所以……」
  叶天龙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敲着范铜的肩头骂道:「你这笨牛,……呵呵呵呵!」才说一句,他自己也笑起来了。
  看着范铜轻鬆地将两个重达千斤以上的石狮子搬来提去,叶天龙不禁暗暗心惊,这个大家伙几年不见,居然有如此的长进,不过他也感到十分欣慰,这个与自己从小混到大的兄弟回到身边,是多么值得高兴。
  飞凤府中,叶天龙押着范铜去好好梳洗了一番,等他们重新出现在左岛近和玉珠他们面前的时候,顿时给他们耳目一新的感觉。
  叶天龙将范铜向众人详细介绍了一番。左岛近打趣道:「范兄弟可真是一个力大无穷的汉子,以后搬家的话一定要找你。」
  范铜哈哈大笑,摸着被叶天龙勒令修理整齐的头面,由衷地说道:「左将军好厉害的身手啊,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能与我徒手相搏,还差点儿把我打趴下的人。」
  左岛近微微一笑,其实他自己心知肚明,自己是在暗中弄了点机巧,用上了神殿秘传的魔法增加实力,如果单单论到气力,眼前的范铜绝对是他遇到过的第一人选。
  「好一块浑金璞玉啊!天龙,他是你的以前的兄弟吗?」
  一阵香风从后面传来,接着几个美丽无匹的女子出现在眼前。说话的是一身月白宫装的于凤舞,更显出她那超凡脱俗的美丽。她的身边有一身水湖绿的柳琴儿和紫色罗衣的龙灵儿。
  众人忙向于凤舞她们见礼,只有范铜这家伙却是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的绝世美女,半天才对叶天龙说道:「老大,这些都是你的女人吗?太……太……」
  「砰,砰!」
  两声敲击的声响几乎同时响起,范铜摸着自己的脑袋不服气地看着娇小玲珑的龙灵儿,翁声翁气地说道:「我老大打我没关係,你这女娃子干什么要打我?」
  叶天龙笑骂道:「什么我的女人?你要叫嫂子的!」
  龙灵儿则是气鼓鼓的回道:「大傻瓜,我才不是这个色狼的女人呢!我是他的债主!」
  于凤舞和柳琴儿相视一笑,走过去和玉珠她们坐在一起。听玉珠将范铜的来历细细说了一遍。
  「老大,你怎么会欠这个小女人债的?」范铜才刚问一句话,叶天龙连忙将他的话头打断了。他可不想引起这个龙族少女的不高兴,一想起自己还有弱点捏在这个恶魔少女的手中,他的头就变得两个大。
  「范铜,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这几年你到哪里去了?这一身的功夫是谁教给你的?还有其他人呢?」
  被叶天龙连珠炮般的问题弄得一阵迷糊,范铜早就忘记了自己刚才想要说的东西。
  「这几年我都跟师父在学功夫,和其他人也没有联繫了。」
  定下神来的范铜从衣袋中掏出了一封信,递给叶天龙道:「这是我师父给你的,他就是那个怪怪的老头啊!」
  「什么?原来是那个老头!」叶天龙一愣,连忙将信展开看了一下,口中喃喃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说着,他将这封信转递给于凤舞,「你看一下吧,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很有意思嘛!」于凤舞扫了一眼信,信中只有寥寥数语。「努力吧,小子!我们会再见的,这个大家伙还给你了。」
  「天龙,你师父给你送了一个得力高手,这不是你正需要的吗?」于凤舞抬眼望了一眼范铜,突然问道:「你练的是抱玉诀吧?」
  范铜的铜铃眼顿时睁得更大了,眼前这个美艳无匹的女人竟然一口说出了自己的得意技,看来她要比老大厉害多了,怪不得连老大好像都要徵求她的意见,她在老大心目中的份量一定很重。
  「这位嫂子说得太对啦!」范铜连连点头,一副佩服得不得了的样子。
  于凤舞的粉脸微微一红,这样的称呼让她感到意外,但最多的还是一种奇异的感觉,甜蜜又有些不好意思。
  「你这个大笨蛋,叫得这么粗俗,太难听啦!」
  龙灵儿在一边朝面目兇恶的男人瞪起那双美丽的月牙眼,让范铜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对不住她,这个美丽的少女好像对自己很有意见的样子。
  「练过抱玉诀的人精气神均是敛而不发,触及则崩发如雷,我也只是听说过有这种神奇的护身真气,没有想到让我一下子就猜中了。」
  于凤舞的话将范铜的注意力又转了回去,他点着大脑袋道:「对,对!师父也这样和我说的,还说什么练成了以后就会立于不败之地,可是我刚才和左家小子交手的时候却没有佔到一点便宜,那鬼师父一定又在骗我!」
  「你的身材以前也没有这样魁梧吧?」于凤舞微微一笑,将信还给了叶天龙。
  这次是叶天龙猛点他的脑袋,恭维道:「你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连这个都看得出来。这个家伙以前可是跟我差不多的,现在居然长得比我高出一头还不止,轮到身量,我怀疑连左将军都不是他的对手。」
  于凤舞娇嗔道:「你才知道我的厉害啊!告诉你吧,我看出来的东西还有很多呢,但是……就不告诉你。」她这时的神情像足了撒娇的女子,看到高贵的女将军流露出罕见的小女人之态,非但有着和叶天龙一脉相承的范铜是看的心无旁羁,就连向来沉稳守礼的左岛近也是一阵失神。
  直到某个看得心中不爽快的美丽少女拍着桌子赶人时,大家才又重新回到原来的话题上来。而此时左岛近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告退,叶天龙便起身送他出去了,留下了傻傻的范铜去面对那些美女们的「拷问」。